[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八)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2 23:43 View(406)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七),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八)》!

  前几天暴雨如注,大雨一连下了好多天。钟凉家那几间土坯房子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家里被大雨倾注的已破败不堪。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钟达启身体的老毛病又犯了,疼痛难忍。看着被雨水冲破的屋子,和一身多年的病痛。钟达启心里很不是滋味,趁着去厨房烧壶热水暖暖身子的理由,在厨房憋不住的痛哭起来。

  他怨恨自己,没有办法给钟凉一个好的生活条件,现在自己也要拖累他。这时,突然间钟凉进来了,钟父连忙擦了几把眼泪,轻咳了两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哽咽的声音。:“爸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钟凉看到坐在地上的父亲,紧张地以为父亲的腿风又复发了。“凉凉,爸没事,爸就是想着咱家的房子应该修一修啊,不能让你跟着我再受苦了。”“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钟凉紧锁着眉头,过了一会,钟凉说:“爸,你别担心,我来想办法,你养好自己病就好,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随即走出了厨房。                                                                         

  钟父看着儿子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盯着地面,久久不起身。

  第二天一早,钟父起了个大早,在自家圈里抓了两只会下蛋的母鸡,这大概是他家最值钱的的东西了吧。就往村外走去,刚下过雨的山路是很泥泞的,此时的钟凉还没有发觉父亲离开了家门,钟父走到村口的时候遇到了准备赶羊去吃草的阿牛,“钟老伯,你干什么去呀?”阿牛问。“哦,没什么,去县城有一些事情”“那你可要注意了钟老伯,刚下过雨的路可是滑的很”“谢谢你啦,阿牛,我知道了”。

  一路上,钟父走得很是艰难,本就因为下雨旧疾复发的老腿,哪经得起这么折腾,没走一会就已经精疲力竭了,更何况手里还拎着两只老母鸡。村里到县城需要用过一段山路,这条路平时就极其难走,坑洼不平的还十分陡峭。昨天刚刚下了大雨,此时已经不能用难走来形容了。

  钟父若不是想去县城的一处远方亲戚家借一些钱,来修缮房屋,让凉凉能有一个容身之所。也不至于在这种时候就连忙赶去。                                                                           

  钟父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突然没看清脚下的路,脚下一滑便朝下面栽了下去,这一摔,摔得钟父浑身生疼,可他还没有忘记自己手里伶的两只老母鸡,自己还没有缓过神来,便忙着去救那两只母鸡,费力地想拽上来。可不料,自己这一挪动,使身后靠着的软土松动,一滑,人和鸡便都一同滑到山底了。钟父瞬间昏迷。

  钟凉等了许久,迟迟不见钟父回来,起初只是以为钟父是去外面溜达溜达,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钟凉的心渐渐地待不住了。他跑出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钟父去了哪里。他问了一圈乡亲们,都说没有看见钟父,就在钟凉准备去远一点的地方再去找找的时候,遇到了放羊回来的阿牛。“诶,凉凉,你这是干什么去啊?”“牛叔,我去找我爸,他已经好一会没回家了”“啊,哦,我今天早上在村口看见你爸了”“真的吗?牛叔,那我爸有没有说他去哪里了?”“他好像是说要去县城”“县城?路那么滑,不会出什么是事了吧?”钟凉露出紧张的神色,语气微颤的说着“凉凉你先别着急,牛叔陪你一起去看看”“好”                                                                    

  随即两人便向通往县城的那条山路奔去。找了许久,喊了许久,这一找便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愣是从天明找到了天黑,最终在山底处找到了昏死的钟父还有那两只鸡。钟凉看到,整个人都瘫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愣什么呢,快把你爸弄到我背上来,快去请医生啊”阿牛喊着。“哦哦哦”钟凉便马不停蹄的把钟父护送回家,放在床上,拜托阿牛在这里照看一下钟父,自己马上就去请大夫。村里的人闻讯赶来,都自发地照顾起钟父来,很快,钟凉将村中的李大夫请来。

  李大夫看了看昏迷的钟父,紧接着又看了看他的双腿,不禁的眉头蹙起来说:“你们都先出去吧”随后钟凉被阿牛拖出了正厅,被带出来的钟凉,拼命的用拳头砸着墙皮说,“都怪我,我没有看好爸,如果我早一点发现,或者跟着他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都怪我都怪我”阿牛见状急忙上前来阻拦:“别这样,凉凉,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别自责了,还会先看看李大夫怎么说再说吧。”钟凉蜷缩在墙角,一言不发,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了,全身在轻轻抽动,好像是在小声的啜泣。                                                                

  随后,李大夫出来了,钟凉急忙迎上去,抓住李大夫的胳膊,着急的问:“怎么样了,我爸怎么样了?”“你爸身上的伤其实都是皮外伤,就是~~”“就是什么呀,李大夫你快说呀,我爸他到底怎么样了?”“只是你爸他的腿本身就有急症,再加上这次摔至山下,造成腿部软组织不可逆的损伤,恐怕,是要落下残疾了,以后不能行走了”“什么,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爸一定可以好的”

  钟凉跑出家门,往村外跑去。他无法接受李大夫的的话,我要去县城去找最好的医生来诊断。等他跑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未关门的药铺,想请里面的医生去看病,可对方一听是在村子里,距离县城实在是太远,不愿前往。                                                                

  钟凉垂头丧气的走在街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想着,老天爷为什么要对他这么不公,要让他唯一的,最亲爱的爸爸遭受这样的罪。这时,来关店门的江坪不经意间看到了钟凉,拦住了他:“诶?你不是江江的同学吗,怎么打半夜了还不回家啊?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见钟凉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江坪也十分无奈,“这样吧,先进来吧。”

  就这样,钟凉在江微楚家住了一夜,这一夜,他一夜无眠,想着,在这里住一日,第二天天一亮就立马去请医生去给爸爸诊病。第二天,天还未亮,便被江微楚疯狂的敲门声打扰,钟凉打开房门。“喂,你怎么会在我家?哦,是不是嫌你家太破烂了?”

  钟凉没有回答,显然他并不想回答江微楚的话,从而选择忽视。被忽视的江微楚被钟凉激怒了,她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一般,跳起来说:“在我家住可不能白住,你得交钱的,就当做是房费了,快点!”

  “我没有钱,有了钱我会还你的。请问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吗?”江微楚似乎看出来钟凉的不对劲,极不情愿地让开了,钟凉走后,江微楚望着钟凉远去的背影在后面猝了一口吐沫,这好像是她的惯用动作。                                                      

  她倒要看看钟凉这大清早的究竟要去干什么。没在后面偷偷摸摸的跟着他,看着他拐进了一家药铺。“难道他生病了?”没过一会,钟凉便和一位医生一同走出来,朝家走去。江微楚自然也在后面跟了上去,山路自然是极其难走的,钟凉和医生走的都有些费劲,更别说江微楚了。好不容易到了村口的时候,江微楚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什么破路这么难走,这世上还有这么难走的路呢,小爷我今天可是见识了。”随后,连忙跟上走在前面的钟凉。

  江微楚跟着钟凉来到了一座破败的房屋面前,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钟凉的家,江微楚看着钟凉和医生走了进去,她也偷偷的跟了进去,发现里面有一群人,原来是昨天钟凉走后,乡亲们看着钟父无人看管,便自发留下来了照顾钟父。钟凉回来之后,一一谢过乡亲们,然后便让医生来为父亲诊治,送走乡亲后,医生告诉钟凉,钟父以后可能都下不了床了,他的双腿已残疾。“医生,那还有办法治吗?”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钟凉忍痛含泪将医生送走,却发现了躲在角落里的江微楚。                                                       

  江微楚什么都听到了,此刻的她内心十分后悔今天早上对钟凉说的话。看到钟凉发现了自己,虽然内心十分内疚,但还是装作十分硬气的回瞪他一眼。钟凉此刻没有心情再和江微楚周旋,径直回到屋去。他坐在父亲的床边,父亲此刻还没有醒来,想着前几天父亲还和自己有说有笑,共同规划着未来,不禁大哭起来。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ZoAe98oP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