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六)

Mylomia Mylomia 2019.8.11 19:42 View(28)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五),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六)》!

钟凉是真的生气了,以至于整整一周都没有和江微楚再产生任何交集。

随之而来的还有惨不忍睹的月考成绩,江微楚将“成绩稳在年段倒十”的这种超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侥幸之余,其实说来也怪,江微楚的作文成绩竟然位居年段第一,上课时得到了新来的语文老师少有的表扬。

拿到总分统计,语文老师第一眼捉到江微楚这只“惊为天人”的黑马。事后还特意去研究了这篇文章,行文流畅,感情细腻,文笔深沉,远远超出了同龄人的文笔。因此拿到了离满分仅差三分的佳绩。

各科老师平常在年段里也没少听说这个七中女校霸沸沸扬扬的“光荣事迹”,这下却因为一纸白格黑字刷新了语文老师的观点。开始认为江微楚骨子里并非无可救药,兴高采烈的上报了将此事班主任,希望多做做江微楚的思想工作。

班主任摇了摇头,先是笑话了语文老师的大惊小怪,还把江微楚历次考试的作文成绩调了出来,指明这次不过是江微楚的正常发挥:“她呀,除了作文这一块见鬼的有天赋,其他的,该说教的都说教了,你见过她哪一天有过上进心?唉,本性难移,随她去吧。”

可惜,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江微楚还未从睡魔附身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完全不知情。

下了课,有好几个爱学习的女生想来找江微楚要原文做参考,却被她一副生人勿近的扑克脸逼走。毫不留情。

班上的女生都一致性的把江微楚的反应划归为故作清高,不约而同树立起敌意,处处嚼舌根。

江微楚根本不屑于这些所谓的窃窃私语。

钟凉念在底子好,成绩很幸运地稳在了良好阶段,但年段名次不可避免地跌了一大段,频繁地被老师找去谈话。放了学,则选择缠着陆冶查缺补漏。

一切江微楚都看在眼里,即使笑容照旧风淡云轻。

明白人永远最不起眼。

这天,江微楚早早地就被电话声吵醒,她迷迷糊糊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果断地按了挂断。

直至它接二连三地响,江微楚坐起身打算关机继续睡才注意到那是江见羽打来的。说是没带钥匙,叫她帮着开门。

江微楚慢悠悠地穿上拖鞋,拍了拍两颊,顶着一头鸡窝发就出现在了江见羽的面前。

“小阿楚!!”江见羽张开了修长的双臂,江微楚还没睡醒,拍了拍他的肩头陪他意思意思。

门外有暖阳灿灿洒落,刺眼的光逼得她眯起眼。

江见羽的行李不多,鼓囊囊的背包里全是课本教材。自带笑眼的大男孩轻轻弯下身,拍了拍江微楚的头才把江微楚晃走的神捉回来。

“欠!”江微楚捏起江见羽脸上的一块肉,硬是拧了个九十度反转,理了理头发砸上门瘫在床上睡回笼觉。

江见羽可怜巴巴地捂着脸,跟上去敲了敲房门,道:“漂亮姐姐,不打算扫荡早餐街吗?”

“没兴趣,不去。”

“拼个桌?

“没钱,不去。”

“我请客!”

“没帅哥,不去。”

“江微楚最帅!”

江见羽对着房门上的考拉墙贴挤眉弄眼。

等江微楚换好衣服走出来,走在前头酷酷地留给他一个背影,说:“嗯,这个答案还算合理,勉强满意。”

江见羽骑自行车载江微楚,骑得飞快。一路上美滋滋地嘿嘿笑,到了店门口作死地补上后半句:“江见羽第二帅!”

“江煎鱼,你就臭美吧你。自恋。”江微楚翻着白眼排在点单的队伍后面,抖了抖腿。

天公似乎也才清醒了不久,带着浓浓的雾气,似千里烟波,更有晨景朦胧。

“姐,你看,早点起来吃些东西多好,这时候的天空有意境啊,是吧。”

江微楚:“分明是你自己嘴馋了吧。”

这边,江见羽人高马大,东张西望一眼看到了厨堂内正在给人找钱的少年。

江见羽又看了一眼,还是不确定身份,拍了拍江微楚,附在耳边说:“姐,那不是上次的小学弟吗?”

江微楚不解:“什么学弟?”

“就是庙里的那个。”

江微楚好奇心作怪,随着往前看。白痴般地张望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就以为江见羽在耍她,碍于人多仅仅瞪了一眼。

江见羽委屈巴巴地指给江微楚看:“你看,你看,他走出来到窗口了,那不就是了嘛!”

江微楚稍稍踮脚,视线中猛然闪过钟凉忙碌的身影。

莫名其妙地,慌起来。

她不管不顾地往前插队,前面的一行人骂骂咧咧。

可因为有江见羽这个大个子故意装凶,让那些人不情愿地合上了嘴。

江见羽平时在江微楚面前阳光明媚,但眼神一冷下来叫人望而生畏。

前排人不友善的目光在他俩身上飘来飘去,仿佛要将身体瞪出个洞来才甘心。

江微楚好不容易挤到首位,窗口边钟凉低头整理着偌大的餐盘里的面包和豆浆。

与钟凉在一起的,还有先发现江微楚的是陆冶。

“哎呀,这年头,一副眼镜的钱可真是不好赚啊。偏偏呢,有些不讲理的人欠债不还,现在不计较了决定自己来打工挣,还碰到某些没素质的人插队,真是……”

陆冶讽刺意味的话题引起了钟凉的注意,抬眸与江微楚四目相对的顷刻之间,两人相顾无言。

站在身后的江见羽探出头打破突发的沉寂,挥了挥手要了俩肉包子俩油条。

“还吃个屁啊,走人。”江微楚拽起江见羽的袖子,将递过来的肉包和油条重新扔回去。

临走前,江见羽仍不死心地朝柜上放了两个硬币,拎走了一杯豆浆。

不愉快地出了早餐店,江微楚拉上外套拉链,嘴巴锁在长筒领口里,不说话。

江见羽悠悠地喝了两口豆浆,走在江微楚左侧,“姐,你不饿?”

“江煎鱼,我问你,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钱?”沉默良久,江微楚偏过脑袋发问,声音细弱蚊蝇,完全没了之前的猖狂。

江见羽耳朵尖,听了个一字不落。

“还有呢,随时恭候江总挥霍!怎么了吗?”江见羽停止吸豆浆。

“你知不知道一副眼镜多少钱?”江微楚顿了顿,“准确的说,是一块眼镜片。”

“嗯……不清楚……这个大概要看度数多少吧?”江见羽思索片刻,“姐,你要买副眼镜耍帅?那买不要度数的眼镜就可以了,比有度数的便宜多了。”

“不是,我要买有度数的。”

“你近视了?

“不是我。”江微楚不知道怎么解释,整件事情好像越描述越复杂,她也懒得说,“总而言之,先周转我点款。”

“哦。”江见羽不过问了,听话的掏出钱包,塞进江微楚手里,有红有绿一小沓,“呐,私房钱全在这里了。”

江见羽习惯性省吃俭用,零花钱大部分都砸在两姐弟开荤上了,不然就是尽数攒起给江微楚带她想要了很久的小礼物。他不经常在家,因此和江微楚聚的时间也少,也更加让他珍惜。

江微楚毫不客气地打开数了数,加上自己平时花剩下的,应该勉勉强强能凑点。

江微楚选择在周天的下午去修理眼镜,花的费用比预期想的还要多一些。以至于她不得不向江父预支了下个月的伙食费。

拿到成品,江微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自以为是地认为这就是弥补钟凉了,所以江微楚不理解当她把眼镜甩给钟凉时他的拒绝接收。

或许只有她不知道,钟凉等的不过只是一句抱歉。

“行,你不收是吧?”江微楚对于钟凉的一脸冷漠很生气,狠狠把眼镜连带盒子往桌上一拍,“不识好歹。”

真是见鬼了,她为什么要没事找事去浪费钱浪费精力去修什么眼镜?吃饱了撑的?

让她这样一个高傲、自大、跋扈的女孩子道歉,简直是想入非非。

钟凉动了动唇,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恰好这时侯打了上课铃。

“我告诉你,你要是这节课再因为抄不到你的宝贝笔记吵到我睡觉,后果自负!”江微楚怒目而视。

江微楚的话,钟凉似乎是听进去了,真没再发出一点较大的动静。

另一边江微楚出了奇居然被气到睡不着,看着钟凉眯眼前倾身子无从下笔的样子干巴巴着急。

“笨死了!

最后终于抢过钟凉的笔和书,抄起黑板上的鬼画符。

“放心吧,字你绝对看得懂。”江微楚保证。

钟凉想把书拿回来,江微楚不让,他只得作罢。

不得不承认,江微楚认真起来的字好看得一流,工工整整,像极了那些有名的书法家。

江微楚帮钟凉抄了一节课的笔记,一字不落。

看着钟凉组织语言的蠢样,猜到他即将出口的赞美,江微楚摆摆手,道:“你可别夸我,我已经够帅了。”

“……谢谢。”这么多天,第一次听到钟凉开口,虽然脸上没什么反应,但江微楚把这句话当做缓和的信号。

夜间,辗转难眠的钟凉亮起房间的台灯,修长的手指在书页间游移。女孩留下的笔记还带着淡淡的香味,甚是舒心,弯起唇角,耐人寻味。

眼前的文字渐渐幻化成她的脸,酷酷地在他的书角留下她的名字。

“我叫江微楚,记好了。”

依然是不可一世的语气,在逐渐轻松的气氛下听上去竟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微楚。微微澜波楚楚荡漾。她的名好比静好岁月中江尾摊翅的白鹭,又仿佛江岸点水的蜻蜓。实则性情截然相反,特点重重。

你好,我是钟凉。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M5jkyJoj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