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七)

Mylomia Mylomia 2019.8.11 19:55 View(30)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六),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七)》!

微笑楚楚,人去凄凄。

冬季无声而至,悄然带着所有忙碌的人一起进了年末,降温来得猝不及防。尤其对于泥县这样常年湿润多雨的地域来说,无疑是一次危险期。

然而今年出乎意料,还雪上加霜撞上台风天。就连城内也没能幸免,一眼看过去,水路迢迢,出行困难。工厂停工,学校放假。

每次江微楚出门,总能看到很多贪玩的小孩穿着雨鞋,借此机会成群结伴打起水仗。

稍有不注意,会被溅满一身水花。嘴上挂着不满,心里则默默怀念无忧无虑的幼年时光,江见羽总是被她的霸道气到躲在土地庙里哭鼻子。

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赏赐般地留意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柔软。

江微楚是姐姐,大人们偏向于弟弟江见羽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江微楚不服气。每次江见羽躲到庙里哭,上气不接下气,江微楚每次跑去叫他回家,江见羽一张无公害的脸上挂满不敢言明的委屈,哭红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江微楚,还有泪水在打转。

江微楚从来不给她弟弟擦眼泪,也不哄他。双手叉腰学着童话故事里凶狠狠的老巫婆吓唬他,说:“江煎鱼!你要是再不擦干净眼泪赶紧回家吃饭,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要是再不擦干净眼泪赶紧回家吃饭,江父就要拿着鞭子出来找人了,你要是再不擦干净眼泪赶紧回家吃饭,爸爸看到弟弟这么可怜,她就又要挨骂了。当姐姐就是这么不公平,江微楚讨厌当姐姐,非常讨厌。

她比江见羽大了一岁半。而时至今年,她十七岁半,江见羽十六岁。

时光荏苒,逝者如斯,每一秒都是过去式。每个人都会被浑浊的世界冲刷掉最初的纯真。只是等他们蓦然回首时,已褪去一身青涩。有人欢喜有人愁,在成长的这条路上输得溃不成军。

正直十七岁的花季,江微楚想象不到自己会沦为后者。

偏远村区里的人都在抱怨今年这个年要难跨过了。一些迷信的老一辈,非要说是得罪了天神才会沦落至此。宁可冒着劣风打着哆嗦,也要坚持去土地庙烧香进供。

前两天暴雨如注,造成了水土流失,引发了洪水,冲垮了不少没钱盖起好房的人家,幸在无人受伤。

钟家那屋年久失修,无奈之下成了这场大水在内的遇难者。

傍晚,天公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儿。

雕花的实木大门前,钟凉身着透色雨衣,裹紧雨帽,皱起眉看向屋檐碎瓦,甚是头疼。

“唉,又满了一盆。”钟达启在破漏的屋里走进又走出,端出一盆接一盆的雨水,朝凌乱不堪的院落里泼去。

钟达启老胳膊老腿了,走起路来一点也不麻利,一瘸一拐的。适逢寒天,右脚定期性的痛风。

他转身从侧门去了厨房,借口烧壶开水暖暖身子,实则禁不住老泪纵横,为没能给钟凉创造好的生活条件心怀愧疚。

翌日,钟凉下城采购,在大佛庙门前遇见了江微楚。

她看上去仍然潇洒得和无事发生一般,坐在长满青苔的台阶上打游戏,嘴里叼着狗尾巴草。

头发长长了不少,已经可以扎起来了。

钟凉推了推眼镜,站在不远处徘徊了很久,才认出那是他相处有一段时间的同桌。稍作寻思,还是主动上前打了招呼。

清瘦的男孩一时语塞,语气有点不自然:“那个……江、江微楚?

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江微楚大概没想到有人会叫她,灵活地按动游戏键盘,上面的小人走走停停。好一会才注意到身旁站着的钟凉,一脸尴尬。

“书呆子,原来你还没被吹走啊。”江微楚吐出草芽,将剩下一格电的游戏机收进口袋里。

兴许是习惯了江微楚这种次次夹枪带棒的说话风格,钟凉内心毫无波澜,反而腼腆的笑了笑。

她下意识的站起来,用胳膊肘击了击钟凉单薄的胸膛,豪爽出言:“瞅瞅你这小身板,怪不禁风的。”

身高相差无几的两人眸中各有对方,分外明亮。

钟凉手上拎着一堆东西,顿了顿,岔开话题:“那个,你家是不是开米店的?我看很多店都关门了,到处买不到东西。”

“怎么?你还想和我攀关系走后门?”江微楚来了兴致,“带你去可以。不过,我可不会因为什么同学或是同桌关系给你打折。相反,你还要另外给我介绍费。”

接着又看钟凉欲言又止,江微楚高傲地昂首,啧啧嘴,道:“不愿意啊?那行吧,你今天干脆就别吃饭了,饿坏得了。”

见钟凉没什么反应,江微楚本来还想用激将法怼他几句,刚想张口便看到了钟凉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条件。

很多地方都在修路,两个人一前一后绕了很大一圈才到了目的地。

钟凉愣在“江氏米行”的牌匾前,盯着这四个大字看了许久。

江微楚等到不耐烦了,出来喊他:“书呆子,你在那傻站着做什么?快点进来,店里没人,你要哪种米?江爷我给你推荐。”

钟凉很老实地咳了一声:“我没有多余的推荐费。”

然后,他把狭长的目光落在江微楚高挑的身形上,轻轻启唇,声音比现在刚下起的小雨都要柔。

他说:“所以,我……要最便宜的。”

江微楚口直心快,说话一点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你家真的那么穷啊?米钱都没有?”

霎时,她真想为自己的无心之言赏自己一巴掌。

“嗯。”令人寻味的是,钟凉没有为江微楚的出言不逊作出什么生气的表情,“家里的钱都存着给准备上大学了。”

“所以你这么想去……”江微楚一个不注意,差点把偷看钟凉的红纸上大城市愿望的事情给抖出来。关键时刻,她收住了话。

“想去什么?”

“想去当你的年段第一啊!”江微楚谎话说得很溜,正经不过三秒就原形毕露,“那种小东西,江爷我才不稀罕呢。也就你们这些平民百姓天天跟抢钱一样争来抢去的。”

钟凉的笑在江微楚的意料之外,这小妮子在受老师表扬的时候真睡那么死?当真不清楚自己拿了作文段一?

江微楚燥了,抓了一把米扔到钟凉头上:“书呆子!再笑个试看看!你敢看不起我?

“没大没小的。”钟凉抖掉头上的米粒。

“我这是不屑与你们同流合污!”江微楚的歪理扯得振振有词。

“嘶,用词不当了。”说话间,钟凉装好了两袋米,“江小老板,这是给你的米钱。放心,我都给你算好了,一分都不少你的。”

末了,钟凉又补充道:“介绍费也在里面了。”

江微楚刚伸出手去拿钱,不料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堵住念头。

“江江,什么介绍费?”刚回来的江坪顺势在柜台旁换上人字拖,脱下厚重的棉大衣,追问起来,“你是不是又乱收人家钱了?快,给人家还回去。”

江微楚一把夺过钟凉手中的纸币塞进口袋,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度,霸道地说:“这是我自己接的一单生意,我才不还!”

江坪眼看女儿是说不听了,抱歉地从腰包里掏出一些零钱,递给钟凉,叹气道:“同学,我不知道江江另外收了你多少钱。我女儿不懂事,真是不好意思。你看看多少钱,按着拿回去吧。”

江微楚暴跳如雷,怒声插话:“爸!什么叫做我很不懂事?明明是你很多管闲事!我不就赚点外快,补补日用,意见还很大?

“江叔伯,不用了。天要黑了,我得赶紧回去了,家里人估计也等得急。再说我还有功课没预习。”钟凉客气婉拒,替江微楚融化僵局。提起门边大包小包的逛了一上午购入的生活用品以及两袋大米,走起路来一摇一晃,令人放不下心。

江微楚则一意孤行的认为钟凉是有意而言之,装着一腔火爆上了阁楼,嘴上骂个不停:“不就几句话算什么,假惺惺。”

她愤怒地拉开窗帘,望着钟凉还未远去的背影,没好气地往窗外啐了一口。

在那个时候,没有人能从骨子里训斥无法无天的她,也没有人告诉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插曲不足以成为她恶语伤人的理由。

所以钟凉算是来拯救江微楚的神一般的出现吧,他在冥冥之中教会了江微楚为人处世。从什么话该说与否,再到什么样的恨该存在什么样的爱又该放手。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45QLRjD1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