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九)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3 12:51 View(366)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八),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九)》!

  江微楚蹑手蹑脚的进入屋里,看到正趴在床沿痛哭的钟凉,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趁着钟凉并没有在意到自己的存在,她偷偷的四下打量着屋子,破败不堪的房顶,漏了好几个洞,每个大洞下面原本都放了一个装雨水的容器,可钟父突然发生事故,钟凉也全然忘记这些容器的事情。容器里的雨水早就溢了出来,满地湿漉漉的,脏黏得很。大雨虽然已经停了,但屋顶上的积水,还在滴滴哒哒的不断下漏。屋子四周,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凌乱地摆放着。江微楚伸了伸头,望见了内室,她猜想这应该是钟凉的屋子,虽然很破,但东西都摆放得很规整,草垛堆起来的书桌上面放着一摞整整齐齐的书本。

  江微楚以前只是知道钟凉是单亲家庭,家里穷,但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穷。想起以前自己偷藏钟凉的眼镜,拒不归还,还把镜片给弄碎了。对于他来说,一副眼镜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应该就是天价了吧。江微楚后悔的低下了头颅,可像她这样,从小蛮横惯了的人,让她向人低头认错根本是不可能的。她很快便整理好神情,换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喂,你~你没事吧”江微楚两手抄着口袋,踮起脚尖,朝着钟凉说道。一片寂静,钟凉显然不想回答江微楚的问题,江微楚讨厌这样被别人忽略,无视的感觉,刚想发脾气,可转眼一想,他都够惨了,小爷我就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江微楚轻哼一声。钟凉已经停止了啜泣,双眼空洞的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微楚感觉到气氛很尴尬,便干笑两声出去了,她走出钟凉家,一时间忘记了回去的路,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来的了。

 “我真是笨死了”江微楚懊恼的说着,转头望了眼已经走出的钟凉家,“好汉不吃眼前亏”咬了咬牙便原路折了回去。再次回到钟凉家,钟凉已经不在床边了,只剩下还在昏迷中的钟父,经过医生的治疗,钟父很快便可以苏醒过来的。江微楚刚一屁股坐下,钟父便睁开了他那微弱的双眼,一眨一眨,愣了一下,才看清楚来人。钟父是不认识江微楚的,可刚刚苏醒过来的他脑子一片混乱,只能说出人最原始的渴求。“水~水~我要喝水~”钟父用微弱的气息说着。“叔叔,你要喝水是吗?你等着,我马上去倒啊”江微楚急忙起身去找水壶。                                                        

  这时,钟凉端着药碗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回来了。刚一进门便看到坐在床沿边小心翼翼喂钟父喝水的江微楚。家里的厨房早已破败不堪,已经不能用来煮药了,于是他便去邻居家借用厨房煮药。邻居可怜他小小年纪便承受这些,便把家里的一些生活用品都送给他,钟凉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父亲需要这些。只得说,以后有钱必将马上补偿。

  “爸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钟父看到儿子回来了,便急忙想要下床,哪知腿部传来了一阵剧痛,钟父倒吸一阵凉气。钟凉看到父亲想要下床,急忙劝阻道:“爸,你干嘛呀,医生说了,你的腿需要静养,现在还不能下床。”“凉凉,爸的腿还能下床吗?”钟父抓着钟凉的衣袖,紧张地问。“当然能了,爸,你别乱想,医生说这几天你需要静养,过几天就能下地了。”钟凉始终是不忍心告诉父亲实话,他怕父亲接受不了。可似乎钟父并不怎么相信钟凉说的话,钟凉似乎有所察觉。“爸,你不信我,你可以问问她呀,她可不会撒谎呢。”钟凉一把把江微楚拉到跟前。江微楚还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猛地抬头怒视钟凉,却看到了钟凉几近哀求的眼神,心想“罢了,小爷就帮他这一回吧!”随后,江微楚看着钟父说,“叔叔,我是钟凉的同学,医生说了,您没什么大事,别乱想,休息几天就好了。”听到江微楚这样说,钟父才勉强相信。“爸,快喝药把,药快凉了。”钟凉赶快打着圆场。                                                            

  喂钟父喝完药后,钟凉把江微楚拉到一旁,小声问她“你怎么还没走?”钟凉诧异的问。江微楚自然不能说是因为她不认得回去的路,才不得不又回来的。“我爱待哪待哪,你管得着吗你”江微楚为了掩饰内心的尴尬没好气地回答。钟凉看在她帮了自己的份上,便不再与她计较。

  “凉凉,天快黑了,把你同学赶快送回去吧”钟父在床上对钟凉说着。“爸,那你~~~”钟凉面露担忧。“爸没事,你快先把你同学送回去吧”江微楚一听钟父要钟凉把自己送回去,不禁眉眼一笑,自己正愁不知道怎么回家呢。正在钟凉犹豫之际,江微楚蹦到钟父床前说:“谢谢叔叔,那我就先走了。”随后拉着钟凉便出了大门。一路上,钟凉默不作声,江微楚一个人也不好意思多说话。“喂,你打算怎么办?你爸早晚得知道。”江微楚问道。“能拖一天是一天吧,我要照顾好爸爸。”钟凉抬头望着天空。                                                             

  江微楚此刻很想安慰一下钟凉,钟凉和自己差不多高,平视着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索性还是不说了,江微楚郁闷的踢着脚下的石子,把鞋子弄得满是泥土,却丝毫不在意。钟凉把江微楚送到米行门口便离开了。“喂,你这就走了?”江微楚大喊道,可钟凉也没有回一下头。“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江微楚习惯性的朝钟凉走的方向猝了一口。随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饭时,江坪问起女儿钟凉的事情,江微楚塞着满嘴的饭,含糊不清。等咽下嘴里的的饭,说:“他呀,老爹在雨天不小心摔下山去,残疾了不能下床”江坪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江江啊,我看钟凉那孩子是个好孩子,你们又是同学,以后要帮助人家,别随便欺负人家。”江父轻声对江微楚说着,“我知道了”江微楚扔下碗筷,便向自己房间走去。
  夜晚,江微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去,脑海里一直在想今天白天发生在钟凉家的事情,。其实江微楚是同情钟凉的,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翻来覆去的,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江微楚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敲门的江父吵醒了。江微楚随手拿起一个枕头向门框处砸去,大喊道:“什么事啊,大早上的,烦死了”随后江父说:“江江啊,学校里面来通知了,台风过去了,学校也已经修缮好了,明天就要准备开学了。”见江微楚没有了声音,江父以为又睡着了,叹了口气便离开了。这边听说明天要开学消息的江微楚竟然醒了,昨天晚上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究竟该怎么帮助钟凉。                                                       


  第二天早上,江微楚赶着上课铃响才起床,上课迟到对于她来说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与以往一样,正准备出门时,看到自家米行门口贴出的招人告示,原来是江家米行近些年来发展不错,江坪打算要扩大米行,因此需要几个帮手。看到那张贴出的大红告示,江微楚灵机一动,把告示揭下来揣在自己书包里便上学去了。

  在学校等了一天,也没见到钟凉的身影。江微楚一天都趴在桌子上假寐,其实一直都在等着身边的椅子发生点响动,可这一天确实安静的很。招工告示还躺在江微楚的书包里,江微楚想让他来自己家的米行帮忙,可以让江父多给他一些工钱,这样也算是帮助他了。既然等不到他,那就先回家跟爸爸说。江微楚这样想着,伶着书包便回家了。
  吃完饭的时候,江微楚向父亲提起了家里招工的事情,看着父亲疑惑的表情,一瞬间便失去了兴致,不想说这个事情了。其实是江微楚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总是喜欢把自己内心所想的隐藏起来,不想被别人知道。江父似乎能够读懂女儿内心似的。“江江,你是不是想让你那个同学来我们店做帮工啊?”江父笑着问。“我可没这没说,你爱咋办就咋办”江微楚涨红了脸,对江父喊道。“这孩子,还不好意思了呢。”江父大笑起来。“总之,你别提我。”江微楚撂下碗筷便回房间了。

  早上,江微楚上学去的时候,江父叫住了她,“江江,今天看见你那个同学,让他来店里一趟”“哦”。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V5GEGlxz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