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一)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6 00:31 View(418)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一)》!

  钟凉的一番话似乎给了钟父生存下去的勇气,钟父渐渐地从伤痛的阴霾中走了出来。如今,他只希望能够好好配合治疗,早日康复,不拖累钟凉,这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钟凉看着父亲不再自怨自艾,一天天的好起来,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当然,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江父,若不是他慷慨相助,自己和父亲哪能走出困境呢。钟凉突然想起那天在关公庙许下的愿望了——父与子,平与康,终一朝一日,置身车水马龙,观街灯繁华。他相信,这不再只是一个愿望了,等父亲好起来,自己考上了大学,这个愿望很快便可以实现的。想着想着,钟凉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对生活充满了动力。

                                                                                       

  第二天下午放学,钟凉便和江微楚一起去了江记米行。刚进门,便看到江父在店里忙碌,江坪看到了钟凉,赶忙招呼他坐下。钟凉说明了来意,希望江父能够预支一个月的工钱给自己,让自己能够把父亲送到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争取治好父亲的双腿。江坪一听,二话没说便同意了,还提出了要和钟凉一起将钟父送进医院,好好安顿。钟凉听到这里,顿时心里生出一股暖意。也许是钟凉从小的生活环境问题,他是一个内敛的孩子,不轻易将情绪表现出来,但他将情义深深的埋在心底,一定会尽他所能去报答的,钟凉握紧了拳头,朝江坪深深地鞠了一躬,江坪急忙将他扶起来,一脸欣慰。

  第二天钟凉突然收到消息,晚上要进行摸底考试,这次考试对于钟凉来说很重要,是不能缺席的。可一想起父亲,钟凉犹豫了起来。身旁的江微楚似乎看出了钟凉的焦虑,破天荒的提出要帮钟凉去安置他的父亲。钟凉诧异的看着她,一直盯着,直到江微楚受不了这炽热的目光,害羞的红了脸,大声说了一句“喂”,钟凉才回过神来,“咳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谢谢”钟凉小声地说着。江微楚没有答话,伶起书包便冲了出去。                                                                                           

  钟凉想起初见江微楚的时候,一头利落的短发,恶狠狠地模样,俨然一副大姐大的气势。如今,江微楚的头发长了一些,不说话时倒显得文静了许多。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光滑透亮的皮肤,让钟凉看的入迷起来。想着想着,钟凉不知不觉的傻笑了起来。正回头的陆冶看到了他的这副傻样,过来戳了他一下,问他有没有事情。钟凉这才大梦初醒似的,回复了正常的表情。这时,恰巧老师拿着卷子走了进来,陆冶急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钟凉也赶忙收了心。这次的成绩他和父亲约定好要拿回家去的,一定不能让父亲失望,钟凉暗暗的想着。

  路上的江微楚,自然比钟凉还要紧张。一张俏丽的小脸都红透了,自己平时大姐大的气势去哪里了,怎么一看到钟凉就变成一只小绵羊了呢。江微楚气愤地想着,还不忘往墙上踹几脚。想起刚才钟凉看自己的模样,傻傻的,笨蛋一个。江微楚又不禁笑了起来,真是个多变的女人!可想起钟凉父亲的事情,江微楚便不再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加快了脚步。                                                                      

  回到米行,江微楚扔掉书包,去厅内喝了口水。“江江回来了,钟凉呢?”江坪看到回来的女儿便问道。“他今天晚上有重要的摸底考试,来不了了,他父亲的事情就咱俩去了。”江微楚自顾自的说着。随后,江坪和江微楚便出发了,他们接到钟父后便把她送到了县城内的医院,办好住院手续,江坪瞒着所有人交了钟父一年的住院费用。他是打心底里喜欢钟凉这个孩子,真诚,善良,勤奋,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当然他也是有自己私心的。他希望能够撮合钟凉和女儿江微楚,有这样可靠的人照顾江江,他也算是放心了。

  钟父面对自己和钟凉的恩人,自然是百般感谢,十分感激。他与钟凉都是性格内敛的人,只要对他们有一点恩情,他们便能记一辈子。“微楚啊,叔叔也没有办法报答你们的恩情,叔叔家里还有几只老母鸡,可以下蛋的,若是你们不嫌弃,就都送给你们了。”钟父说着。江坪一听,心里甚是感动,“老大哥,你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相见即是有缘,再说钟凉这孩子我也喜欢,谈不上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江父忙回答道。江微楚在一旁站着,随声附和着。

  钟凉结束摸底考试后便赶回江记米行,这时,江坪和江微楚都已经回来了。江坪告诉钟凉他父亲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让他专心学习,不要分心。江坪还提出让钟凉住在自己家里,一来方便看望钟父还有上学,二来也方便打理米行。钟凉本还在推辞,可江坪态度强硬,钟凉便妥协了。说着明天回家收拾一下自己的衣物,便来。                                                                   

  从那天后,钟凉便搬来米行,同江微楚住在了一处。他们的房间正对着门,不知道这是不是江父有意而为之。早上,钟凉总是会按照自己的生物钟来叫醒江微楚,一阵又一阵的敲门声,听的江微楚打心底里烦,便奋起反抗。“小爷我长这么大,还没遇到一个能让我起床的人呐”江微楚怒吼道。“喏,那人不出现了么,就是我啊,快起吧”钟凉倒也不生气,耐着性子跟江微楚理论。以前沉寂的米行,早上因为两人的吵架拌嘴竟多了一些生机与活力。每次江坪听到,都笑得合不拢嘴,心想总算能有人能治他这个宝贝女儿了!

  钟凉时不时地便会去医院看望父亲,钟父在医院很好,医生说钟父心态很好,这对治疗起了很大的作用,要想康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给了钟凉莫大的信心。

  每次放周末,钟凉都不会忘记打理米铺,他时刻没有忘记江父的大恩,总想着机会能够报答他。

  江微楚在钟凉的压迫下,也开始上课记笔记了,只是随便记两笔而已,而且还将钟凉视为仇人一样的瞪着他。一天下午放学,钟凉和江微楚在回米行的小道上走着,钟凉还是那样,喜静不喜动,面对江微楚的各种小动作和言语,他总是一笑而过,不与她计较。这倒显得江微楚如跳梁小丑一般,使得她更生气了,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钟凉。就像往常一样,两人刚拐进一个胡同,便出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女孩子,染着五颜六色的奇形怪状的头发,穿着奇奇怪怪的,其余的人好像是他的小弟一般。“江微楚,有本事你再能耐啊,敢惹我,不想活了”为首的女孩先发了话。江微楚看到这一群人,人多势众,便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没有接话。“哟,江微楚,你这是认怂了吗?怎么吓得连句话都不敢说了呀”女孩放肆的笑了起来。江微楚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恶气,出口便怼了回去。只见那女孩鼻孔一瞪,眼神逐渐变得锋利起来,“兄弟们,给我上”。                                                                 

  钟凉见这情形,不打架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便撸起袖子来,将江微楚护在身后。江微楚是吃素的吗,没一会便打趴下好几个。别看这几个男人看起来身强力壮的,实际上底子虚得很。可钟凉不是打架的料,很快便落了下风,对方看到了弱点,便集中向钟凉攻去,江微楚一边保护钟凉一边应战。虽然是这样,江微楚也没落得下风,很快那些个男人便倒下了。“敢跟我跆拳道黑带硬碰硬,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江微楚没想到这些人这么low,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不屑的说道。随后,拉着钟凉便走了,为首的大姐大看到这副惨状,心有不甘,看到江微楚走了几米,气急攻心的她随手抄起一根木棍便朝江微楚头上打去,江微楚来不及躲闪,却被她身边的钟凉护住,这一闷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钟凉的头上。瞬间鲜血直流。江微楚也不客气,一脚踹在女孩的腹部,女孩立即疼的躺在地上蜷缩着哇哇大叫。

  江微楚连忙带着钟凉去了医院。包扎的时候,钟凉疼的呲牙列嘴的,江微楚打趣道:“这下知道疼了,刚刚干嘛去了”“喂,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啊,我可是为了你”钟凉争辩道。跟江微楚呆的时间久了,自己也沾了一点痞性。“行了行了不说了,看在你是为了小爷的份上。”江微楚说道。                                                 

  回到米行,江坪一眼就发现了头部被包扎的钟凉,赶忙问怎么回事,钟凉不想暴露江微楚,便谎称是自己不小心弄得。江坪还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动动脚指头都知道这件事情跟江微楚有关,这得心疼的对钟凉说,早点回房休息。黑着脸把江微楚叫到了房间,让她如实招供。“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钟凉的头,怎么伤的?”江坪严肃地问女儿。“他不都说了吗,他自己不小心弄得”江微楚没有底气的说道。后来不管江父说什么,江微楚都一口咬定是钟凉自己不小心弄得。江坪眼看自己在江微楚这里问不到实情,便想着等钟凉好些了亲自去问他。便放江微楚离开了。

  经过这件事情后,钟凉和江微楚之间那微妙的情愫似乎在疯狂的蔓延着。所有的事情好似都回到了正规,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事情是,更大的灾难正在向他们袭来~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OozrbXog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