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4 23:07 View(381)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九),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

  江微楚一句漫不经心的答语,实则内心还是泛起了波澜。她草草的结束了早饭,拿着书包便向学校走去,在她不知不觉中步子都比平时加快了许多。别看她一副满不在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内心还是很在意钟凉家发生的事情的。或许她现在还没有察觉到,她已经学会照顾到钟凉的情绪了,看到他时,那不知名的情愫叫做“在意”。

  今天,江微楚出奇的没有迟到,赶在上课铃响之前便踏进了教室。以前,在第一节课上完之前江微楚能来到班级已经算是万幸了。可她的这一举动彻底惊呆了陆冶,陆冶从来没有见过不迟到的江微楚。因此,在江微楚进来的那一刻,陆冶就张着能塞下一个一个鸡蛋的嘴巴,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见鬼了吗你?”江微楚看到陆冶的表情,没好气的回应道。“呵呵,差不多吧。”陆冶难得的接了江微楚的话。“那你继续见去吧,神经病。”江微楚一拉凳子,一屁股坐下了。江微楚把书包随意一放,看到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空如也,心里不免得有些小失落。暗自私语着说到底什么时候才来上学啊。江微楚托着脸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好想出去啊,太无聊了”江微楚百无聊赖的说着。“老师就快到了,你现在出去还是来得及的”温润如玉的嗓音,不是钟凉还是谁,江微楚立刻来了一个九十度大转头。看清楚来人后,立刻又换上了一副高冷的面孔。

  陆冶一看钟凉回来了,也不顾江微楚还在旁边,急忙凑了上来。“钟凉,你可回来了,你都缺课了你知道不”陆冶关心道。“我没事,这不是来了吗”钟凉回答道。“这是我的笔记,都给你记着呢,嘿嘿嘿”陆冶把自己的笔记摆在钟凉的桌上。“谢谢”钟凉朝陆冶温暖一笑。陆冶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傻笑起来。江微楚在这期间一直瞪着他,十分不屑的看着他的行为。碍于江微楚的低气压,陆冶匆匆说了几句话,便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很快,老师便抵达了教室,江微楚插了个空对钟凉说,“你来了?”“嗯”“你~你爸怎么样了?”“还好”钟凉和江微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江微楚始终没有向钟凉说出早上江父交代给自己的话,有几次想要插话,奈何自己嘴太笨,话到嘴边竟说不出了。结束对话后,江微楚转过脸去,对着墙壁,用手狠狠地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是猪吗?”恶狠狠的对自己说。随后,钟凉便不再与她说话,而是仔细做起笔记来。有了眼镜,钟凉再也不用为了看黑板抄笔记而发出各种各样的碰撞声来影响江微楚睡觉了。不一会,江微楚就被老师催眠似的讲课方式催眠了,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咕噜~咕噜~江微楚的肚子在不停的叫唤。江微楚别的不在行,只要肚子叫的一准是到中午要吃饭去了。睁开眼睛,伸个懒腰,发现教室里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可旁边的钟凉还在本子上算着数学题,十分认真的样子。江微楚心生好奇,便问道:“喂,你怎么不去吃饭那?”“不饿”钟凉简洁二字便回应了过去。江微楚这下来了兴趣,将腿搭在钟凉椅子的后座上,显出她修长的腿型,幽幽的说:“你不会是没钱了吧,才不去吃饭的。”“嗯”钟凉没有过多的言语,就这样承认了,江微楚以为他会跟自己辩解一番。                                                                              

  江微楚那一刻觉得自己真没趣,净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她懊悔的低下头去,没过一会,就直愣愣的冲了出去。没过一会,怀里揣了两个面包和几瓶矿泉水回来了。刚到教室,她便一股脑的都放到了钟凉的桌子上,原本还在算题的钟凉显然吓了一跳。“喏,给你的”江微楚气喘吁吁地说。“我不要,谢谢”看着钟凉那一脸疏远的样子,江微楚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发火,却灵机一动,戳了戳不理她的钟凉。“我再问你一遍,你吃不吃?”“不吃”“那好啊,你不吃我就去告诉你爸,你在学校里糟蹋自己就为了省他的医药费。”果然,还是这句话奏效,钟凉一听,先是瞪着江微楚,未果,无奈的选择了妥协。

  随手拿起一个面包,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显然,他最在意的还是父亲,他不想再让父亲为他操一点心了。如果不是父亲极力劝阻,让钟凉继续学业,他恐怕早就选择待在家中照顾父亲了。既然选择了回来,那就一定不能让父亲失望。                                                                               

  江微楚看到钟凉的举动,不由得由心的笑了起来。可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笑得更加灿烂了。她去学校小卖铺买东西的时候,一直催结账大妈快一点,大妈打趣道:“小姑娘还挺急的呢,是给男朋友买的吧。”江微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没有说话,结完账抱着吃的就跑了,一路上,跑的贼快,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坐在座位上,时不时地瞟他一眼,心里想着别人说钟凉是自己男朋友的时候自己竟然不排斥,甚至~甚至还有一点开心。“疯了疯了,真是疯了。”江微楚忍不住大声说道。“怎么了,谁疯了?”钟凉满脸疑惑的问道。“我!”

  “那个~”“谢谢”两人几乎同时说出口,“你先说”又是同时说出口。我先说吧,江微楚倒也不扭捏。“我爸说了,让你放学之后去他那一趟”“什么事啊”钟凉疑惑的问道。“这我哪知道啊”江微楚闭口不谈招工的事情。

  下午两人一起回到了江记米行,江坪早已等待在了米行。看到江微楚带着钟凉来了,便热情地将钟凉邀请进来。江微楚不想参与江父与钟凉的谈话,便找借口先回房了。只剩下了江坪和钟凉。

                                                                            

  “小钟啊,你家的事情我也听江江说了,叔叔感到很抱歉呐。那天晚上没能帮上你忙。”江坪自顾自的说着。“江叔叔,别这么说,你留我在你家住一晚已经是帮了大忙了。”钟凉急忙劝慰道。“小钟啊,叔叔的米店准备扩张了,店里需要人手,叔叔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趁空闲时间来我们店做帮工啊。工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叔叔会照顾你的”江父对钟凉说着。“真的吗?叔叔,你们店里真的缺帮手吗?”  钟凉兴奋地问道。“那可不,这叔叔还能骗你嘛”江父笑着说。“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工钱按照正常工人的算就可以的,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崩了这么久的泪水终究是在这一刻卸下了。他终于能够把爸爸送到医院去治疗了,喜极而泣的他多么希望此刻能够立刻分奔到父亲的身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几番感谢之后,江父提出了要留钟凉在家吃饭的邀请。不过被钟凉拒绝了,他还要回家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辞别江父后,江微楚就迫不及待的从房间里出来。假装一本正经的出来喝水。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钟凉那小子真的要留下来做帮工了吗?”“是啊,江江,小钟是个好孩子,以后你们就可以一起放学回来了。”江父欣慰地说。“切,谁愿意跟他一起回来啊”江微楚傲慢的说着。随机转过头回房去了。刚到房间,心情立刻大好起来,哼着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在厅的江父听到女儿的歌声,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小妮子,明明是高兴地。”

                                                                            

  钟凉回到家后,便立刻着手来为父亲烧饭。这几天他没有去上学,把家里清扫了一番,破洞也赶紧补上,现在看起来整洁了不少。夜幕已深,今天在米行耽搁了一些时间。因为父亲的事情,钟凉已经申请了不在学校里面上晚自习了,学校体谅钟凉的家里情况,已经允许了。而江微楚则是想上就上,不想上就可以回家的那种,老师早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何况,她也从来没想上过。

  饭菜已经端上了桌,钟凉正准备喂父亲吃饭,没想到父亲先一步叫住了自己。钟凉走到父亲床边,父亲托着虚弱的身子,想坐起来。钟凉一见急忙拉住了父亲,拿枕头垫住,钟父才勉强能够坐起来。“凉凉,你跟爸爸说实话,爸爸~是不是不能再站起来了?”钟凉听到这话,明显一愣,随后说道:“爸,你瞎想什么呢,没有的事情,您很快就可以站起来了。”“你别再骗我了,我今天什么都听到了,邻居们说的我都听到了!”钟父从一开始的咆哮变为痛哭流涕。绝望的捶打着自己的双腿,钟凉一把抱住了父亲,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崩堤而出。父子俩互相拥抱哭在了一起。“凉凉,爸爸对不起你,不能给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现在还是一个废人,只能拖累你了,爸爸真没用啊!”钟父不停的说着。“爸,别这样说,还是有希望,还是有希望的。千万别放弃啊,爸~”钟凉连忙劝慰着。

  待钟父情绪稍稳定后,钟凉对他说,自己在江记米行找了工作。”米行的老板是那天来看望您的女同学的父亲,他对我很好。这样,孩儿就有钱把您送到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了,爸,千万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我一直都在您身边的。”钟父听到这,不禁的又悲伤起来。颤抖着说:“那你的学业怎么办,凉凉”“没事的,我有分寸,一定不会耽误学习的”钟凉回答着。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g5rrqm5z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