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八)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27 21:34 View(118)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此时此刻的阮离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抱紧席笙,“谢谢你。”

  席笙抚着阮离的后背,“是我才要谢谢你。”

  阮离疑惑着抬头看席笙,席笙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我们去看看爸妈吧。”

  这男人,才在一起就爸妈了,脸皮真厚!

  病房里,阮妈妈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戾气,只是瞥了一眼阮离,做别的事情了。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席笙看着阮妈妈依旧没有好脸色,想要在病房里陪着阮离,阮离不肯,席笙委屈巴巴的看着阮离,活像一只求抚摸的哈巴狗,脑子一闪:“阮离,我还没换药呢。”

  阮离扶着额头,她怎么把这事忘了!赶紧拉着席笙进了治疗室。

  治疗室里,阮离给他贴上纱布,就要起身,突然被席笙抱在怀里,阮离能感受到他坚实的胸肌,那触感让阮离脸颊通红。席笙把头深深埋在阮离颈窝里,紧紧抱着她,感受着真实的阮离:“阮离,有什么事情别憋在心里,一定和我说。”

  说着突然想起什么,掏出阮离大褂里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机号输了进去,又把电话打进自己的手机,存下号码:“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最近没什么事,24小时开机。”

  看着席笙连贯的举动,阮离心软的说不出话。

  席笙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先走了,明早给你带早饭,照顾好自己。”

  阮离再一次沦陷,目送着席笙离开。

  第二天一早,席笙打包小包的就来了,不仅带了阮离的饭,连阮妈的都准备好了。阮离开口就想说谢谢,却被席笙一记深吻噎了回去,美其名曰讨好岳母。

  一连十几天,席笙就像是把家搬在了医院里,一早带着早饭来,晚上披星戴月了才回家。阮离做手术,席笙就在手术室外等着;阮离看诊,席笙就在诊室外面的椅子上盯着阮离;阮离在病房照顾阮父,席笙就在旁边端茶倒水,偶尔在无人的治疗室里,人烟稀少的拐角处,讨两个深吻,为自己某点福利。活过赛神仙!

  一天天的过去,阮父的病渐渐好转,阮妈也被席笙哄得天天笑呵呵,总算不在不待见阮离。当然,席笙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这天,席笙接到部队去开会的电话,和阮离打了声招呼就匆忙离开。阮离一人在诊室看诊,没有了那道炽热的目光,阮离还有些不适应。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阮离写着东西,没抬头,“进。”伴随着高跟鞋的声音,一女子在面前坐下,只不是安静雅是谁?

  阮离抬头,刚想问她有什么不舒服,就被安静雅出生打断:“你就是阮离?席笙的心上人?”

  阮离皱了一下眉头,放下笔,双手交叉:“有什么事吗?”

  看着阮离一副戒备,安静雅撇嘴嗤笑:“你有什么可骄傲的,当了别人的替身都不知道。”

  阮离一脸疑惑,没说话。

  “你知不知道席笙一直在找一个记忆里的女子,找了二十多年,也叫阮离。”

  听到这里,阮离总算明白,原来是情敌!

  砰砰砰,又一阵敲门声,走进来一位小护士,边走边说:“阮医生,这不是那那块玉佩吗,我在更衣室捡到的,你平时不都随身带着嘛,可别再丢了。”说着把玉佩放在桌上,看着有病人,转身就离开了。

  安静雅看见那枚玉佩,睁大了双眼,猛地拿了过来,原来啊!“你不信是吧,”说着从怀里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扔给阮离,“看看吧。这是席笙亲手所写,写了好几本了,就在他床头放着,不信你可以去看,认得他的笔迹吧?”

  阮离怎会不认得,她经常忘记吃饭,都是席笙写纸条提醒她。手机里的字体苍劲有力,诉说着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子,翻开另一张,一古风女子倾城的面容展现在眼前,腰间的玉佩,和自己的那枚如出一辙,那双眼神,像极了自己。

  阮离震惊着,愣愣的看着手机。“那画中的女子是不是和你眼神及似?我相信,席笙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肯定是失态的吧。你是医生,你信转世之说吗?”安静雅逼问阮离。

  是啊,他俩第一次见面时,席笙颤抖的身体,迷恋的眼神,无一不诉说这席笙的失态。

  “阮医生是聪明人,剩下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当替身这种事我相信阮医生做不出来。”安静雅看着阮离的失神,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从阮离手里抽出手机,踩着高跟鞋就走了。

  阮离还沉浸在震惊当中,原来她一直都是替身吗?原来她不过是席笙心上人的影子吗?这么多天的温存和感动,全部像一个笑话一样。半天时间里,阮离神色恍惚,什么都做不下去。

  席笙开完会回来,天已经见黑了。部队里下了任务,明天一早,他就要去执行任务了,席笙先去了医院,他要和阮离打声招呼。他去了阮父的病房,可阮离不在;去了治疗室,也不再;他打了电话,没人接。顿时席笙出了一声冷汗,他的离儿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知找了多久,席笙在一扇窗户面前找到了她。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止住微微颤抖的身体,从牙间挤出几个字:“电话不接,你是要急死我吗?”

  阮离退出席笙的怀抱,一脸冷漠的看着席笙:“我是替身吗?”

  席笙被问得稀里糊涂。“你是不是一直在找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女子?”

  “你怎么知道?”

  阮离嗤笑:“你这是承认了?”

  席笙被阮离的冷漠吓到了:“不是,阮离,你听我说,你就是我要找的阮离,你就……”

  “够了!我不想听!”阮离猛地挣脱席笙的怀抱,“我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人,更不会当别人的替身!”

  “阮离,你听我说,你只是不记得了,你……”席笙慌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抓住阮离的手,一次又一次被阮离挣脱开。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别碰我!滚!”阮离歇斯底里的吼着。

  “阮离,我……”席笙还想解释,他伸手抱住阮离,却被阮离猛地推开。

  “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不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说着就爬上窗户,红着眼瞪着席笙。

  “阮离,你,你下来,我,我走,你下来。”席笙没想到会这样,只能迁就着阮离,缓缓向后退。

  “赶紧滚啊!”

  “我走,我走……”席笙喘着粗气,不情不愿的走了。

  席笙站在医院的大楼下,看着楼上着着的灯光。初春的夜晚还是这么冷,楼下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丝暖气。席笙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恍惚间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冬天。

  那一年,皇帝驾崩,后继无人,宫里乱成一片。周国南下,率领百万大军直逼宁国国度,席笙作为一军师帅,顽强抵御强大的敌人。那些日子,阮离天天以泪洗面。前线的战士不管伤的多么严重,阮离一个都没有放弃。

  白天,她游走在伤患之间,晚上,她亲入军营,鼓舞士气。那段血腥残忍的战争,只有阮离救赎着宁国,她是宁国的神。士兵们高喊“公主千岁”口号,不断杀出一条条血路。
那是一个雪夜,周国夜里突袭,烧了宁国的大营,抓走了阮离。

  满天的雪花飞舞,碰及到那通天的大火,顷刻间化成了雾。

  城墙下的女子,头发凌乱,嘴角间挂着一道血痕。刺痛着席笙的双眼,他瞪的瞋目裂眦,紧握着手里的长矛:“卑鄙的小人!有本事你和我真刀真枪的打!”

  “哈哈哈,都说宁国的公主貌美如花,今日见真不同凡响。怎么?像要人?那就给我把城门打开!不然,别怪刀剑无情!”说着举起砍刀。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推荐文章:不会忘记我爱你(七)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lomd7L5Y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