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七)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26 21:30 View(135)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细细翻开看,里面都是和一名叫阮离的女子有关。早就听席烨说,他哥沉迷于寻找他记忆里的女子,难不成是真的?

  又翻了几页,一行大字引起了安静雅的注意:我找到我的离儿了!原来啊原来,席笙竟把那名医生当成了他的梦中情人!

  这世间那有什么轮回,安静雅嗤笑着,拿起手机来拍了几张照片,把笔记本归位放好,撤离卧室。

  楼下的席妈妈正在做晚饭,安静雅和她打了一 个招呼就离开了。

  晚饭时间,少不了席妈妈的唠叨,席笙尽数收了,吃了晚饭回到卧室,又开始了每日必备的活动---想阮离。一进卧室,席笙微微察觉到空气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他挥了挥手臂,没当回事。

  第二天周五,席笙屁颠屁颠的来了医院,一进诊室再次看见阮离岁月静好的模样,让席笙心软的一塌糊涂。轻车熟路的跟着阮离来到治疗室,撩起上衣任由阮离的纤纤玉指在他的伤口摆布,低头看见阮离为自己悉心上药,只能控制自己的邪念,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突然间,一名小护士闯了进来,喘着粗气对阮离说:“阮医生,南环路发生了车祸,一名孕妇一名老人,情况挺严重的,正在往我们医院来的路上,我们赶紧下去吧!”

  阮离匆匆替席笙包扎好,说了声“我走了”就离开了,席笙连忙穿上外套,跟上阮离。

  医院楼下,两辆救护车的门缓打开,退下来一名大腹便便的孕妇和一名白发斑驳的老人,两人浑身是血。阮离率领医生们走向前去,目光触及到那名老人时,阮离一脸惊恐,瞪大了双眼,顿时通红,半张着嘴,颤颤巍巍良久,才慢慢开口:“爸......”一时间退软了半分,一旁的席笙看见,连忙扶着阮离,柔声道:“你没事吧。”

  阮离闭上了眼,稳了稳心神,又缓缓睁开,挣脱席笙的怀抱,上前查看两位病人的情况。不一会,阮离往后退了退,把检查结果告诉身边的医生,而后低着头,紧紧握着拳头,好像在下某个重大决定,而后抬头看着那名老人,说:“这名孕妇,我来!联系妇产科的人,抓紧时间。”

  席笙跟在阮离身后,看见阮离有些决绝的眼神,他知道,他的离儿,需要他。

  临进手术室时,席笙趁着机会,目光坚定的看着阮离:“伯父那边我替你看着,专心手术,做你想做的事。”阮离看着这个坚定地眼神,不由得心头荡漾,那科止不住慌张的心一时间平稳下来,向席笙点了点头,进了手术室。

  时间缓缓流逝,当阮离出来时已经将近傍晚了。阮离迈着疲惫的步伐走出手术室,看着外面孕妇的家人热烈期盼的目光,阮离轻轻点了点头:“女子平安。”

  看着人们欣喜的样子,阮离微微一笑,眼前却闪过一团黑,浑身一软,席笙手疾眼快的赶紧扶住阮离,靠着这个温暖的怀抱,阮离脆弱的开口:“我爸怎么样了?”

  “伯父已经没事了,现在在监护室里。”

  阮离挣扎着起来,抬腿就往监护室走。

  监护室里,阮父静静的躺着,阮妈在外面椅子上坐着,双眼红肿,脸上没有表情。

  阮离赶紧走过去,坐在阮妈旁边,刚想抱一下阮妈,却被阮妈突然地一巴掌打的猝不及防。

  也下了席笙一跳,赶紧过去护住阮离。阮离微红着眼眶:“妈?”

  “你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还不如你这个男朋友!”阮妈猛地站起,怒斥道,“你明明是一把手,为什么不是你主刀?你知不知道,你爸......你爸他差点没挺过来!”

  “妈,那是个孕妇,八个月了,闹不好就一尸两命啊,妈你得理解……”

  阮妈气的浑身发抖,没控制住情绪,伸手又打了一把掌。顿时,阮离的脸被打向一边,通红一片,她直愣愣的看着地板,喘着粗气,一只手撑着席笙,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那是你爸,生你养你的人!你……”

  没等阮妈说完,阮离两眼一黑,晕倒在席笙怀里。

  席笙紧绷着脸 当着阮妈的面没敢发他的暴脾气,一把抱起阮离,看着阮离苍白的脸,说:“伯母照顾好伯父,我先带阮离去休息。”

  阮妈妈瘫坐在椅子上,捂着脸,摆了摆手,没说话。

  席笙抱着阮离来到休息室,小心把她放在床上,轻轻盖好被子,叫来了时医生。

  “没什么大事,就是累着了,休息一会就好了。”说完就离开了。

  席笙看着阮离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和护士要了几个冰袋,轻轻按在阮离的脸上,俊眉低沉,心疼的不行。哎~我的离儿,你什么时候能想想自己,看看你自己的血淋淋的伤口。

  阮离也没睡多久,醒来时就看见席笙就坐在床边,低沉着脸,看见阮离醒来连忙起身,轻轻把她扶起。

  “我爸怎么样了?”

  “放心吧,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伯母在照顾他,你先安心歇会。”

  阮离点了点头,她知道现在不能再去出现在阮妈面前。席笙递给阮离一杯温水,看着她喝下。

  阮离见他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无奈的笑了一下:“是不是觉得我挺无情的?”席笙皱着眉,没说话。

  阮离自顾自的说起来:“生死面前,我却选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枉顾亲情,不觉得我很无情吗?”

  阮离空洞着双眼,缓缓抬头 对上席笙温柔的目光,柔地阮离心头一震。

  席笙轻叹了口气,拂去阮离额前的碎发,把她拥入怀里。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只不过是想多救一个人而已。人前,你是人人尊敬的一把手,不要命的工作,手术,人人都说你无私伟大,可你不想要这些虚名,你不过是在做你想做的事而已。”

  阮离看不见席笙宠溺而又无奈的目光,却被这柔声的语气弄得落了泪。

  席笙感觉到颈间有一滴温热划过,滴落在席笙的心头。把阮离轻轻推开,抬手抹去滚落的泪珠,“阮离,别哭,你还有我。”

  阮离泪眼婆娑的看着席笙,那温柔的目光像是一阵清雨,灌溉阮离沙漠一样的心。这是怎样一个男人啊,认识不过几天,却让她渐渐放下心防,沉溺在他的柔情里面,他理解她,在她撑不下去的时候像黎明一样救赎着她。

  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些,亲人们总是埋怨她,怨她不顾及亲情,同事们恭维着她 ,说她华佗在世,是中心医院的招牌。可这都不是她想要的。不知为何,她总有种早就认识席笙的感觉。

  感受着席笙暖烘烘的怀抱,柔情似水的眸子,阮离忍不住了,闭上眼睛,靠近席笙,吻住了席笙的唇。席笙顿时瞪大了双眼,阮离竟然吻!他!了!果冻一样的触感提醒席笙这是真的,惊得他丝毫不敢动作,脑子里碰碰的放烟花。

  不过几秒,阮离往后退离,席笙好像料到了她的动作,一手握着阮离的腰肢,一手扣住阮离的后颈,化被动为主动,靠着自己的本能寻求着那份甘甜。与阮离轻吻不同,席笙的吻好像细雨夹杂着风,不断咬着阮离的唇,撬开阮离的牙关,不断汲取里面的香甜。

  直到阮离快喘不过来气时,席笙才缓缓停下,轻轻抵着阮离的额头,微微笑:“阮离,以后离那些男的远点,你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了,我会护你一辈子。”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推荐文章:不会忘记我爱你(六)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7DEYb0Dq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