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三)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21 18:57 View(263)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再次来到诊室,阮离正在桌前写着什么。眉头轻皱,粉唇微抿,身着白大褂,严肃的好像连空气都在思考。额前两缕碎发垂在阮离面前,随着清风微微摆动,撩拨着空气,荡漾起一丝丝波澜。

  席笙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多少年的相思成疾让席笙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渴望着,他忍住想要拥佳人入怀的冲动。稳了稳心神,轻扣门。

  阮离头也没抬,“请进。”

  席笙抬步走进,在桌前缓缓坐下。

  阮离这才抬起头来,看见是席笙,微微有些惊讶 ,“席先生?”

  席笙面露惊喜,“你……记得我?”

  “几个小时前先生才把我认错,盯着我好像要盯出一个窟窿,这就不记得了?”

  “.…..没有认错。”席笙下意识开口。

  “什么?”阮离一脸疑惑。

  “我……我伤口裂开了。”席笙怕吓到她,赶紧转移话题。

  “怎么裂开了,跟我过来。”阮离皱着眉头起身。

   席笙像个尾巴一样赶紧跟上。

  治疗室里,阮离细心为席笙重新上药。

  “动作幅度太大裂开了,以后多注意。”一个医生与病人的正常叮嘱。

  “我可以每天都来吗,我……比较惜命。”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病人。

  “应该的,我会和时医生说一声。不过……你不是军人吗。”看着席笙的伤口,阮离颇感疑惑。

  “你怎么知道我是军人?”

  阮离指了指他的伤口,“我认得,这是子弹擦伤。”抬起头,正对上席笙询问的目光。

  席笙低下头,没再询问原因,好像已经知道了结果。

  “做过一段时间的战地医生,见过这种伤口。”阮离微笑的看着席笙,眉眼弯弯,如沐春风。

  席笙耳尖微红,却有些吃味,“阮离医生待人都如此友好吗?”

  “你怎么知道我叫阮离?”阮离收了笑容,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席笙指了指她胸前的工作牌。

  阮离低头看了一眼,挑了挑眉。看着席笙的枪伤,露出期盼又热烈的目光,“军人啊,是保护祖国、保佑黎民的人,应该受世人敬仰。”

  听及此,席笙再一次失神。那是他第一次出征,他第一次穿上铠甲,第一次与阮离有生死离别。出发前,阮离亲手为他穿上铠甲,为他佩好平安玉。那天,阮离哭的泣不成声。

  席笙笑着抹去女孩满脸的泪珠,“离儿妹妹,你要的大好山河,我替你征战;你要的国泰民安,我为你守护,但求心不离,意不断。”

  阮离哭着点头,哽咽的开口:“席笙哥哥,我心早就与你,定是山无棱天地合,离儿,离儿定等席笙哥哥回来!”

  出城时,席笙骑着马儿回头向城墙上看,一眼就看见了城墙上的姑娘,哭的眼睛微红,脆弱的让人心疼。 

  沙场点兵,刀剑无眼。杀!杀!杀!席笙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兵器。一次次冲锋陷阵,一次次血流成河,席笙不曾退缩分毫。刀剑中闪过的光有时会刺晕席笙的大脑,让他看不清前方。可他心中明白,他必须起来战斗,他要为离儿守护好这大宁国的每一寸疆土!他还要回去,回去娶他心爱的姑娘!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两年,整整两年,他打了胜仗回来,被天子册封为“护国将军”。

  那一天,举国上下为之欢腾,没有人知道,这不是席笙想要的。

  等所有礼仪结束完了,席笙才看见阮离。女孩笑着向他跑来,紧紧抱住席笙不放手,半晌才抬起头看着席笙说:“席笙哥哥保家卫国,佑护子民,理应受到万世景仰呢!离儿也敬仰席笙哥哥呢!”

  那双眸子看着席笙的眼神与现在如出一辙,不由得让席笙晃了神。

  阮离已经重新上好了药,站起身来,“好了,注意不要碰水,忌辛辣,别喝酒。”

  说着就要收拾东西离开。

  席笙赶紧起来,“我明天还能来找你上药吗?”

  “明天不是我值班,”刚要出门就对上了席笙询问的目光,又停下解释,“今天本应是时医生给你上药,他今天有事请假了,我替他值班,我上周一二三的班。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席笙想要挽留却又感觉不太好,伸出去的手停留在空中,看着她的背景渐渐远去,看不见了才回过神来,摸了摸有些微微发疼的腹部,突然咧嘴笑了一下,像个那到糖果的小男孩。帝都的夜晚总是开始的很早,天还没有黑完全,白天里沉寂的人们开始狂欢。

  席笙回到家里却看见灯火通明,席笙疑惑着脸走进家门,弯腰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听见家里有人喊“小笙回来了啊”,席笙赶紧走进去,看见他母亲正在布菜,席烨像个闲少爷躺在摇椅上耍手机,和个憨批一样傻笑,

  “笙哥回来了啊!”席烨赶紧和席笙打招呼,笑的一脸讨好。

  “妈,你们怎么来了。”席笙脱下外套,随意的放在椅子上。

  “怎么?我们不能来?要不是席烨说漏了嘴我们还不知道你受伤了。我们想照顾照顾你不行?”席妈妈愤愤不平。

  席笙悻悻地摸了摸鼻头,看见席烨吊儿郎当的样,一个眼神杀过去。

  席烨砸吧了两下嘴,低头继续玩手机。

  餐桌上,当席笙捂着鼻子喝下第三碗鸡汤时,席妈妈突然开口,“你和安家那闺女相处的怎么样啊?”

  席笙的俊眉微皱,“安家的闺女?谁?”

  “你看看你,怪不得母胎单身,迟早孤独终老,不就是安静雅那丫头吗,你看那姑娘长得多水灵,还不赶紧抓……”

  “妈~我心有所属了。”席笙低头看着碗里,打断了席妈妈的话。

  席妈妈顿时眼睛亮了,“哪家姑娘?姓甚名谁?做什么的?我没有什么要求,家世清白,品行端正就好。”

  “我找到阮离了,中心医院,医生。”席笙眼神晦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席妈妈的眼神黯淡下来,“这孩子,怎么还抓着那个梦不放呢,这都多少年了啊,你怎么就不让我们省点心啊!”席妈妈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控制不住情绪。

  席笙猛的一下站起来,推的椅子刺啦一响,“妈!我已经认定她了,多少年都不会变!”说完抬步回了房间。

  席烨被这一变故吓得瞪着俩眼,张着嘴,筷子上的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就这么举着。席妈妈气的把筷子一甩,也回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黑暗,席笙没有开灯,也没有换衣服,就这么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那块玉佩,细细打量。唇角微微勾起,好像刚才在客厅里发生的一切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他抬手打开手机,嗯……明天就是周三,明天就能看见他的离儿,真好。席笙觉得,这么些年,都没有今天这样有个盼头。阮离再一次像一道光一样不由分说的闯入他的世界,他也甘之如饴,情愿做个飞蛾,扑向那团火光。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推荐文章:不会忘记我爱你(二)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j5ne7zDg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