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二)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20 19:05 View(280)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阮离看着满园绿油油的枝叶,皱了一下眉头,嗔怪道:“哪有呀?这分明都是草嘛!”

  席笙抬起头看着她,愣住了。方才跑了许久,又正值夏日,女孩的脸颊上一片粉红,衬得皮肤像只熟透的水蜜桃,小嘴微微喘着气,皱着的眉头表达着不悦。席笙心想:这不就是百

  年难遇的花吗,芳香怡人,烂漫无二,一声娇嗔震得席笙肋骨发疼,心尖痒痒的。

  “哼!席笙哥哥骗人,人家不和你呆着了。”阮离见席笙不说话,作势要离开。

  “别啊!阮离妹妹,怪我怪我,没能赶紧带妹妹过来,”席笙灵机一动,慌乱的从腰间解下一枚玉佩,“那我送给妹妹这个,就当我向妹妹赔罪。”

  阮离从席笙手里接过玉佩,轻轻抚摸:“这是什么?”

  “这是我父亲给我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保平安用的。”

  阮离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拿着玉佩走到席笙近前,伸出手把玉佩重新系在席笙腰间,低着头,说:“好好系着这玉佩,你以后是要上阵杀敌、保家卫国的,带着也能多保你一份平安。”

  葱白一样的玉指来回在席笙腰间穿梭,温软的语气霎时灭了周围的暑气,周围静的出奇,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了这一对璧人。

  阮离系上玉佩,弯了弯嘴角,很是满意,轻轻拽了拽玉佩,想要替席笙整理一下,许是方才席笙解玉佩时太大力,也许是佩戴了数年绶带有些老旧,玉佩从席笙腰间掉了下来,正好磕在石板路上,顿时玉佩一分为二。

  “哎呀,”阮离赶紧弯腰捡起玉佩,“这可如何是好?席笙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双手捧着两块残缺的玉佩,小手不停地摆弄着,想要拼接回原来的样子。皱着眉头,殷红的小嘴里不停说着抱歉的话,一会抿抿嘴,一会咬咬唇,引得席笙再一次沉沦。

  “怎么办呀,席笙哥哥。我还是让宫里的师傅拿去修一下吧,如此贵重的东西,都怪阮离不小心,席笙哥哥莫要生气才好。”阮离抬起头来,对上席笙的眼睛。

  “没,没关系……”席笙赶紧撇开头,却红了耳朵,“只是块玉佩罢了,妹妹莫要挂心,我会请师傅修好的。”

  说罢,从阮离手里轻拿出玉佩,抬头对阮离微微一笑,又赶紧羞怯的低下头。

  阮离还想说什么,远方有呼唤声传来,像是在找公主。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宫女都找来了。”席笙知道阮离想要说什么,却不以为意,牵着阮离回去了。

  隔了数日,席笙跟着父亲进宫,一进宫就跑到阮离的殿里,

  “离儿妹妹,离儿妹妹……”远远地看见阮离在殿前摆弄花,跑到她身边,献宝一样把两枚玉佩递到阮离面前,“离儿妹妹看,好不好看?”

  阮离接过玉佩,仔仔细细在手里把玩。

  “这玉佩好生奇怪,一个小圆弧,一个大圆弧,不过却别有一番风味呢,”阮离眼睛亮了亮,眉眼弯弯,笑意颇深,“席笙哥哥从哪里得来的宝物?”

  席笙见阮离新生喜欢,咧着嘴说“妹妹可真是好记性,这便是那日在御花园摔碎的玉佩呀!”

  阮离想起来了,听见席笙的打趣,不由得红了半边脸,把玉佩放在桌上,“哥哥真会开我玩笑,哎呀,真是的!”说着低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妹妹莫羞,我不说便是,不说便是。”席笙赶紧哄,

  “妹妹看啊,这样也是顶好看的,妹妹就不必为打碎的事情自责了,前几日妹妹从到将军府的玉佩和物件我都小心收着了,这枚小的玉佩就是送与妹妹的。”

  阮离确实喜欢这小枚玉佩,拿在手里爱不释手。“送与我?”

  “对呀,我让外面的师傅把两片残玉修了修,做成了玉佩,这枚小的就是我送给妹妹的。我把我的平安分你一半,妹妹安然无恙,我便知足了。”席笙眼巴巴的看着阮离,眼里带光,生怕阮离不收。

  “而且…..这天底下只有这两枚能合二为一,不管妹妹到了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也不会忘了你。”

  阮离怎会不知席笙的意思,抬起头看见席笙坚定没有半分玩味的眼神,顿时红透了整张脸,抿着粉嘟嘟的嘴角,低头看着手里的玉佩,玲珑剔透,就和它的主人一样温润,阮离捧着手里的玉佩,渐渐合十掌心,放在心口上,就像把这个如玉的公子放在心里一样。

  “那……便多谢席笙哥哥了。”

  女子的娇羞,深深刻在席笙脑海之中,千帆过尽,不论多少载,这情,这意,怎能容他忘怀。

  席笙红着眼眶,抬头看向净怀大师,目光急切,等着大师的答案。

  净怀大师还是那副笑意,“这玉虽通灵,但阮施主只得了不足四分之一,没有前世记忆,也是在理……”

  “如此,我就找不回我的离儿了吗?”席笙神色慌张,向大师靠近了几步。

  “施主莫急,虽说是多年夙愿,但能双双回到这里实属不易,还望施主能珍惜眼前。”

  听及此,席笙的心渐渐轰塌,他颤抖着身子,不断向后退,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一条鱼脱离了生命之水。

  “珍惜眼前……珍惜……珍惜……”

  突然,他抬头看着大师,目光里带着急切和询问。大师知道他已然懂了,笑着点了点头,席笙也笑了,笑里尽是释然和坚定。

  “多谢大师指点,我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就匆匆离去。

  净怀大师看着席笙匆匆离去的身影,捻着佛珠,笑着目送。

  是啊,他们兜兜转转了两世,有没有记忆,是不是那个模样有什么可追究的呢?她还是那个女孩,他还是那个少年,他不会忘记爱她,这便足矣。

  席笙再次开车来到医院,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让席笙厌烦,相反,席笙感觉有了生机。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推荐文章:不会忘记我爱你(一)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axb62rxM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