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一)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19 20:36 View(290)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火,通天的光

  寒冬的烈风都阻挡不了这炙人的火光。

  城墙下,一白衣女子被挟持着,席笙绝望地吼:开城门~~给我开城门~~阮离在下面~~我的阮离·····女子微微一笑,刀光一闪,无力倒下。

  席笙猛地惊醒,这是他这个月第十八次梦见阮离,仍旧死在敌人剑下,仍旧留他一人守着孤城。席笙眼神晦暗,揉了揉眼眉,抬手打开手机,凌晨三点,套上睡袍,拿起酒杯走向阳台,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吆吆吆,队长,昨个晚上又没睡好?这不行啊,严重影响你们部队的颜值,你可是他们的门面。”席烨看着席笙眼下的乌青,撇着嘴说:“怎么,又梦见你的阮离了?”

  席笙低垂着眼,吸了一口烟,没说话。

  “行了行了,这都多少年了,不就是个梦吗?”

  席笙瞪了他一眼,撇开头。

  “哎哎哎,我不说了行了吧,记得今天去中心医院换药,少喝酒,不然还没等找到你的小青梅,你人先没了。”说完就溜了。席笙许久许久没有动弹,机器人一样一根接着一根的抽,青烟弥漫整个屋子。有阳光进来,洒在席笙身上,不见半分温暖。席笙还是来了医院,席烨说得对,他还要找离儿。

  停好车,走进医院的大楼。医院里熙熙攘攘,有些嘈杂。席笙皱了一下眉,抬腿走向电梯。走廊里有些昏暗,天花板的灯里面堆满了灰尘,倒是和席笙的黑色大衣融为一体。

  丁玲一声,电梯门打开,走下来不少人。席笙侧身走进电梯,身旁有个身影擦过,猛的一下,席笙心头突然悸动,这种感觉太熟悉了,那是在宫里初始离儿时心跳的感觉。席笙清楚地记得,离儿穿着留仙裙款款向自己走来时,时间都静止了,美好的让他不敢呼吸,心脏止不住的跳动才让他知道他还活着。

  席笙赶紧回头,不管不顾的冲出电梯,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脚步有些凌乱,神色慌张,边走边喊“离儿”。

  两个小时后,席笙神色恹恹的坐在诊室里。他找了两个小时,什么都没找到。刚才的心跳好像幻觉一样。

  不,一定是离儿,一定是。那种心跳的感觉只有离儿能给他。他拿出手机,给席烨打了电话:

  “我要今天中心医院所有人的信息,不论是医生护士还是患者家属,我都要。马上给我!”

  “出什么事了?大哥,医院人流量这么大你是要逼死我。”

  “我看见离儿了。就在我身边,快去查!”席笙忍不住的吼。

  “砰砰砰”突然一阵敲门声,引得席笙侧目。门前站着一位女医生,一身白衣,素色平底鞋,听诊器绕在白皙的脖颈上,头发随意束起,眼角间带着足够的耐心和温情,慢慢走进来。

  席笙的心脏再一次失灵,他又回到了那个午后,他第一次心动的午后。他的阮离向他走来,美的窒息。不一样的着装,不一样的面容,他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阮离。

  席笙愣住了,盯着她的脸,微张着嘴,说不出话。直到耳边电话里传来席烨的声音。

  “你没事吧,大哥,大哥?”

  席笙回过神来,回答:“不用了。”果断挂了电话。电话那端的席烨一脸懵逼。

  席笙盯着阮离的的脸,紧绷着嘴,明显的感觉到,他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眼神里有三分震惊,七份惊喜,和无穷无尽的思念。

  阮离也愣住了,这个炙热的眼神好像要把她烤化一样。好奇怪,为什么她对这个眼神如此熟悉,熟悉到想探寻为何能让她停止呼吸,熟悉到不由得联想起他的过往,熟悉到一眼万年。还是阮离先回过神来,保持着日常的微笑,“席先生是吧,来换药的。”

  席笙好像听不见她说的话,仍旧盯着她。

  阮离皱了一下眉头,“席先生?”

  席笙还在盯着,颤颤巍巍的开口:“......离儿?”

  “先生莫不是认错人了?”阮离一脸困惑,她名字里虽然有离,却从未有人叫她离儿。

  席笙一时满脸惊慌: “离儿,你......不认识我了?”

  阮离看着席笙的慌乱,心里有个声音蛊惑着她:安慰他,抱抱他。这太奇怪了,怪的让阮离不敢有动作,只得愣愣的看着他。

  席笙更慌张了,唰的一下突然站起身来,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想要碰一下她,又怕她会排斥。紧紧握着颤抖的双手缓缓垂在身侧。

  “不、不好意思,我、我、认错人了。”声音微颤,听得出来在极力克制。

  阮离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挑了挑眉,道“没关系,今天时医生请假了,委托我帮你换药。我们先去治疗室吧。”

  席笙机械的点点头,看着她站起,跟着她出门,尾随着来到治疗室,听着她的口令坐下,掀起衣摆,认凭她动作,不说话也不叫疼。期间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席笙的心是崩溃的,他感觉到他的世界一点点崩塌-----他的离儿不记得他了。

  席笙不知道怎么出的医院,怎么开的车门,怎么开的车,直到一辆面包车从他车旁鸣着喇叭呼啸而过,才唤回他的意识。席笙猛地打死方向盘,擦着车身躲开了。

  席笙把车停在路旁,出了一身冷汗。喘着粗气趴在方向盘上,脑海中闪着离儿的点点滴滴和刚才离儿疏离的眼神,前世的温情和诀别,今世的不识和淡漠,纠缠着席笙的思绪,闭着眼睛看不出他绝望的神色,徒剩两行清泪淡淡流淌。

  许久后,他渐渐抬起头来,想起了什么,赶忙驱车离开。

  山上,寺庙里。

  席笙手持香在佛像面前跪拜。一位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走上前,

  “席施主,久等了”。

  席笙连忙起身,“净怀大师,我,我,找到离儿了......”

  净怀大师笑眼盈盈,“恭喜施主,多年夙愿达成了”。

  席笙神色暗淡下来,垂头低眉,嗓子微哑地说:“她,不记得我了。”

  净怀大师笑意不减,“席施主可有把玉佩带来,容老衲一看”。

  席笙连忙从兜里拿出一个锦盒,里面躺着一枚玉佩。玉佩灵通剔透,一看就是极品,偶尔两三道划痕,似乎彰显着它的赫赫战功,拿在手上温润敦实,仿佛是个历经时代的老者。唯一不足的就是缺了一块。净空大师抚摸着缺角上凹凸的痕迹,道:“施主可知,玉都是有灵性的?”净空大师缓缓把玉放回。

  席笙看着大师,没说话。

  “玉认主,它世世代代跟随席氏家族,这也是为什么你成了你自己的后人。它知道,上一世的你执念太深,迂迂回回求人不得,死不得其所。这一世,它把你的灵魂注入到席氏后人身上,希望能渡你一劫啊”。净怀大师仍旧满脸笑意,多了两分释然。

  大师又拿起那块玉,问道:“这玉,为何残了一角?”

  席笙低下头,思绪渐远。

  那年,席笙十四,阮离十岁,是他们相识的第四年。那天是太后的寿辰,皇宫里熙熙攘攘,不论是皇亲贵胄还是外国使臣,齐齐向太后祝寿。载歌载舞,一片祥和。
宴席上,一个一个官员向太后说着千篇一律的祝词,舞姬们跳着华丽的舞步,阮离是公主,坐在前排。

  席笙只能远远的看着阮离矜持有礼的姿态,搭不上一句话,很是让他垂头丧气。他母亲看见了,训斥他:“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半分将军府的仪态都没有,坐好!”席笙撇了撇嘴,懒懒散散的端正身姿,目光盯着阮离一动不动。趁着母亲不注意,悄悄跑到阮离身边,说了几句话,拉着阮离跑出宴席。

  “你跑慢点,花在哪里呀?”原来席笙和阮离说御花园开了一朵百年难见的花,花开不过一刻钟,让阮离赶紧一睹芳容。

  “就在前面,不远了。”跑了一会停了下来。

  “就是这了。”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eo26Mbo0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