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二)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6 18:42 View(388)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一),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二)》!

  夜已深了,钟凉的伤口处还在隐隐作痛,又有一些痒,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可钟凉却不敢挠,只得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毫无睡意。翻来覆去,怎么样都不舒服,钟凉起身,推开房门出去了,他想着还是透透气比较好。此时的江微楚也没有睡觉,想起白天钟凉救了自己,那根木棍落下,钟凉将她护在怀里的瞬间,现在想来还有一丝悸动。听到对面门帘的响动,江微楚知道钟凉也没有睡觉,还走了出来。过了一会,江微楚也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出来。因为夜已深了,钟凉也没有开灯,黑漆漆的,江微楚也没有直接走出去。而是在一角,远远地看着他。

  只见他坐在厅内的椅子上,看着外面的天空。钟凉看着满天繁星,皎洁的月空透过窗户倾泻进来,落在地面上只剩下斑驳的树影,有一种极致的美感。钟凉虽然受了伤,但是却一点也不忧伤。自己现在有工作,父亲的病有着落,这样比什么都好。

                                                                                      

  钟凉从小是单亲家庭,母亲生下他没多久便离开了,只剩下他与父亲相依为命。对于钟父来说,钟凉就是他的命根子。小时候,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害怕委屈了钟凉,因此一直也没有续弦。钟凉这孩子也是争气,在村里回回考试都是第一名,父子俩虽然日子过的苦点,但彼此都健康,也算是知足。后来,钟凉高三那年,父亲希望钟凉能够转到县里来上学,接受更好的教育。于是便去求村主任,去县里求亲戚,四处奔波,只是希望让自己的娃能够走出这里,以后有一个好的人生。最终,村主任带来了转学成功的消息,那一晚,父亲高兴地不知道跟什么似的,生活又有了新的希望,新的盼头。

  转眼间,钟凉又想起了江微楚,如今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的暴烈性子倒是改善了不少,在学校也很少打架了,貌似遵纪守法了许多。钟凉也渐渐明白,谁生来都不是注定就要当坏人的,以前听同学们私底下议论江微楚,说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去了偏远地区支教,支教日期满了之后,她的母亲却没有回来,而是继续留在那里,在支教小学当起来校长,把自己的一生都默默奉献给了那里的孩子们。江微楚如今这样的性子,估计也是缺少关怀和爱的结果吧。她讨厌别人忽视自己,拿自己当空气,她更讨厌周围的同学拿她当瘟神一样,不愿同她靠近。或许这才是江微楚性子孤傲冷僻的原因吧。

                                                                             

  江微楚在角落里看了许久,钟凉都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望着外面。便觉得了然无趣,可是现在又不想离开,只得站起身来,装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伸着懒腰,大摇大摆的向钟凉走去。钟凉一脸惊讶的看着从黑处走过来的江微楚,问“你怎么还没睡?”。“那个,我口渴,下来喝杯水不行啊”江微楚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壶倒了杯水,掩饰自己的尴尬。“我还没问你呢,大半夜的坐在这里干什么,想吓死人啊!”钟凉一听,便笑了。江微楚看到钟凉莫名其妙的笑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说了什么话了,一脸纳闷。

  “你~你的头怎么样了”江微楚吞吞吐吐的,憋了好一阵才说出这句话来。“啊?哦,没事,很快就可以好的,别担心。”钟凉回应着。“谁谁谁,谁担心了,我只不过是看着你,你受伤了,才问你一句,别自作多情了。”江微楚连忙解释。“我这可是为了你才负伤的,你就没有点表示?”钟凉坏笑的看着江微楚,看着江微楚不知所措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幸亏是在黑暗中,不然江微楚那张红透了的脸可就要暴露了。钟凉似乎看出了江微楚的害羞,他想着要不要今夜就向她表明心迹,可是并没有勇气。

                                                                        

  “我先回去了”江微楚觉得此时此刻的氛围实在不能再待下去了。自己的心脏突突的跳着,好像要从心脏里蹦出来一样。只要靠近自己,估计就可以听到心跳声了。钟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拉住了江微楚的衣袖,江微楚正准备转身,不料被一股大力拉回,脚跟没有站稳,突然一个踉跄,朝后面倒去。自然是小说中的玛丽苏情结,钟凉接住了江微楚。环抱着她的腰,停留了那么几秒钟。江微楚立即起身,一张平时能说会道的嘴,此刻也没有了什么作用。突然钟凉凑近,江微楚以为他要亲自己,便紧张的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打颤,好像有精灵在上面跳舞一番。钟凉哑然失笑,靠近她的耳边说:“我喜欢你,但我配不上你”便离开了。只留下愣愣的江微楚一个人。

  钟凉回到屋内,大口的喘着气,可见刚才那气势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支撑起来的。是的,钟凉喜欢江微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爱情的种子便在钟凉的心里生根发芽了。或许是在江微楚归还自己的眼镜,被自己拒收,迫不得已替他抄课堂笔记的时候,或许是在父亲生病她帮着自己隐瞒病情哄父亲高兴的时候,又或许是在自己为父亲省钱不吃午饭,气喘吁吁抱来一大堆事物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那天的一闷棍,当自己义无反顾将她护在怀里的时候,他便已经确定,自己真的喜欢上这个魔女了。可是自己家境贫寒,如今父亲的病还没有治好,自己也尚有学业要完成,实在是不能够给她幸福。想到这里,钟凉一闷头倒在了床上,他不知道今夜做的决定究竟对不对,应不应该告诉她,他喜欢她。可爱情里面,哪有什么对错呢?

                                                                   

   还傻傻的站在厅堂内的江微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他说他喜欢我?江微楚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词语来形容了,羞涩中又带有一点小甜蜜,回想起刚刚他抱起她,满身的的粉红泡泡围绕着她。江微楚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了,坐在床上,江微楚第一次像个小姑娘似的抱起枕边的抱枕,不停的揉捏着抱枕的耳朵,看起来内心十分纠结。“他说他配不上我?他怎么会这样想呢”江微楚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他的家庭,难道说他是因为这个才说配不上我的?嗯!是的,一定是的”江微楚大脑飞快转动着。“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他,他配得上我”想着便起了身,想要去敲钟凉房间的门,可江微楚转念一想,还是等明天吧,现在会打扰他休息的。

  谁能想到这时曾经不可一世的女魔头,七中的校霸,如今也变成了这副模样。果然,爱情这东西是沾不得的,它会使人失去所有的棱角与脾气,眼中只剩下了爱的那个人。当然,没有爱,这世间便没有了感情可言。爱是联系起每一个人的桥梁,这是因为有爱的存在,这个世界才会变成一张大网,包裹着所有人,彼此交错连接。

                                                                            

  学校放假,钟凉按理来说应当留在米行照看生意。可是在市外上学的江见羽放假也回来了,江坪看着这三个人年龄相仿,便主张放钟凉一天假,跟江见羽和江微楚一块出去转转玩玩,钟凉本想推辞,可江见羽一把接过话来,同意了,随后随意把手搭在钟凉的肩上,称兄道弟起来。钟凉想着正好可以去看看父亲,不知道他在医院怎么样了,腿有没有好一点,便不再推辞了。

  吃过早饭后,钟凉提出要先去医院看望父亲,江见羽虽然和钟凉不熟,可在关王庙也见过一次,况且听父亲说过了钟凉的遭遇,很是同情,便提出要一同前往,钟凉哪有拒绝的道理,自然是同意了。江见羽望向姐姐江微楚,看见她眼皮都不抬一下的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心生疑惑,便道:“姐,平时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嘛,怎么今天成哑巴了。”江微楚恶狠狠地抬起头来,做出要打人的架势,用嘴型对江见羽说了句“gun”。随后遇上钟凉的眼神,又赶忙低下头去。

                                                                           

  “姐,那你去不去看望钟叔叔啊”“去”江微楚没好气的回答江见羽的问题。“钟凉哥,你别介意,我姐她就是这样。”江见羽还以为钟凉与姐姐江微楚不是很熟悉,一时间怕他不能接受姐姐的坏脾气。钟凉只是淡淡一笑,“都习惯了”。江见羽同情的看着钟凉,原来又是一个深受其害的人呐,多么深刻的内心独白啊。对了,钟凉哥,你的头是怎么回事啊,江见羽疑惑的问道。“哦,没什么,只不过是前几天不小心磕碰的罢了,很快就好了”钟凉小心翼翼的掩饰着。钟凉看着自己头上包裹着的白纱,不禁皱了一下眉,心想如果父亲看到了恐怕又要担心了。江微楚回到房间,便将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出来,站在镜子前一件件的拿在身上看。“不行,这件太素了,这件太爷们了,哎呀,这件~那件,好烦呐!”江见羽在厅内等的不耐烦了,便突突的跑到江微楚的房间门口,敲起门来,“姐,你到底好了没有啊,还要多久啊”“死煎鱼,催什么催了”江微楚听到江见羽来催自己,以为钟凉也等的不耐烦了,便加快步伐收拾起来。江见羽一看自己如果继续问下去,恐怕是要被骂死的,等江微楚出来,说不定还要被打一顿呢!转身回去了。

  江见羽刚坐下没一会,江微楚便出来了。江微楚今日破天荒的穿了一条紫色的裙子。那是江微楚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江坪送给她的,当时她还十分不屑,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穿裙子,随手把它扔在了衣柜里。紫色衬托出江微楚白皙的脖颈,水润的脸蛋,修长的双腿,看起来十分迷人。“哇!姐,你抽风了吗?竟然穿裙子了?你不是最讨厌穿裙子的吗?”弟弟江见羽眼睛瞪得好大,不可思议的说道。“关你屁事啊”江微楚双手叉腰朝弟弟吼道。“姐,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这样显得你比较美”江见羽搔了搔短发,腼腆的说道。‘你!’江微楚不再理江见羽。眼神飘向钟凉那边。钟凉似乎到现在都没有缓过劲来,真的好漂亮啊!

                                                                   

  直到江见羽催促钟凉,钟凉才回过神来,起身去医院。路过柜台,江坪发现女儿竟然穿上了自己送她的生日礼物,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同时,在心里盘算着,这小妮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不可能转性的。自己还是细细观察一番再说吧。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Y5NmJJDR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