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灰色产业链的催生

Phoenix Phoenix 2018.6.24 13:58 View(122) Comment (0)

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凭什么取信于人?许多人说:当然是看好评喽!无论买商品还是服务,先看下商家的“好评率”。可是,好评多的商家,就真的靠谱吗?有的人看好评做选择,结果掉入了陷阱。还有的人专门以刷好评为业,要多少刷多少,刷到好评如潮,从购物圈到社交圈,再转战娱乐圈,甚至凭此开起了厂子,挣了几百万。

 

几百条好评的酒店竟然不是酒店

于是,胡先生见到了一张桌子和三张椅子摆成的“前台”……

 

房间则是普通的卧室,连个独立卫生间都没有,开玩笑呢!胡先生怒了:“你告诉我这是酒店?这是前台?”于是他和带他来的男子吵起来了。而这名男子就是所谓“宜家酒店公寓”的老板张某,没错,这家“酒店公寓”连员工带老板,就只有张某一个人!

 

两人越吵越凶,最后胡先生怒而报警。后来,警方了解到,所谓的酒店其实就是普通住宅,没有前台,更没有独立卫生间。甚至,张某都没有获得公安许可,就擅自开张营业了,还把广告放到了某团上。

 

不过,更可怕的是,这是张某一个月前才租下的房子,APP上却显示2016年就开业,而在上文提到的1000多个好评中,有很多都提到了一位无中生有的“老板娘”,显然大都是伪造的好评。

 

“刷单”已悄悄蔓延到电商各个领域

 

然而实际却是,楼道里随意悬挂着挂满衣服的晾衣架,屋檐上和阳台上也挂满衣服,跟高档豪华扯不上一点关系。

 

 

不用说,电商平台上这些“看上去很美”的好评,显然是“刷单侠”夜以继日刷出来的。这对于卖家和消费者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可能你身边的某个亲戚朋友就做过这种兼职。

 

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都有点恐慌,因为“刷单侠”的生存和扩散能力简直太强了。想想看,之前我们提到“刷单”,一般想到的就是某宝上刻意雕琢的清一色好评,某宝后来把稽查系统做得越来越强大,本以为可以把“刷单侠”逼到夹缝,没想到,“刷单侠”早已蔓延到衣食住行等各个领域,完全无法“消灭”。可以说,只要是能在电商平台进行的交易,背后总会跟着一大波“刷单军团”、“水军”。

 

“信誉”需求,催生刷单“灰色产业链”

 

“刷单军团”隐匿在各大电商平台,制造出一个个“爆款”、“零差评”产品,捧红了一批批“高等级”卖家和网红。我们了解到一位曾从业六年多的“刷单侠”的故事,这位刷单侠,就叫他文波吧。

 

文波已经金盆洗手不干了,愿意畅所欲言谈谈他的“从业史”,从他的故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刷单是怎么一步步“包围”互联网领域的。

 

2010年,中专毕业的文波投身电商洪流。他先是进了一家电商代运营机构,并在工作过程中了解到许多小微电商卖家的“信誉”需求,“平台信誉可以说是个死循环,没有信誉度的卖家卖不出货,卖不出货就提升不了信誉。既然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来满足市场需求。”

 

文波看到了“信誉”带来的商机。于是,他离开了代运营机构,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建了一间工作室,干起了刷单的生意。通过线上宣传,开张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接到了十几个卖家订单。“后来忙不过来了就开始招兼职。”

 

“这样做虽然效果好,但刷单成本和价格也水涨船高。”部分带图刷五星好评的“服务”甚至曾高达20元每单!这让有迫切需求的客户怨声载道。

 

但对于缺乏“信誉量”的新卖家而言,刷单依旧是刚需,费用还是得支出。不过,从三年前开始,许多没有物流信息的订单都会被平台判定是刷单行为,并对卖家做出相应处罚。“所以为了有物流信息,我们不得不开始建议卖家发物流空包。”

 

虽然与部分中小规模的快递企业合作,降低了空包的物流价格,但连连上涨的刷单费用有时甚至高出产品本身的价值,这让很多卖家开始吃不消。

 

一样都是“烧钱”,于是部分销售低价产品的电商卖家开始通过免单,赚取买家的好评与信誉。“突然间生意就差了很多。”在失去了这部分主力客户之后,文波开始慌了。

 

“靠着刷好评,我开了个厂子,还挣了几百万”

 

2015年,经过疯狂的扩张之后,文波的线上兼职队伍已经成长到8000余人,并分布在不同城市,俨然是一家上了规模的“刷单工厂”,但他却开始头疼另一个问题了。

 

“都知道刷单暴利,也没啥门槛,就是人海战术。所以这一年有许多新团队诞生,开始抢生意。”

 

文波觉得,刷单没有技术壁垒,只要有人手就可以入行,所以行业里渐渐有了竞争。因为有了大量可选择的刷单团队,文波在大客户那有了“失宠”之势,“有的客户开始要求团队垫付刷单资金,才愿意合作。”

 

几百万的垫资对于文波来说并不算多,但出于对风险的把握,他还是决定放弃与部分大客户之间的刷单业务,重新为团队寻找新的方向。

 

一次,文波在一家新开业的餐馆吃饭,店老板为他送上了一份小吃,希望他能够在点评软件上为餐厅好评。头脑灵活的文波发现了商机,攀谈中店老板告诉他,因为许多食客有“选择困难症”,所以喜欢通过点评平台的选择好评率高的餐厅用餐,因此评价对于餐厅来说很重要。

 

“因为这个需求,我和团队开了几天研究会,发现已经有机构在做这类刷好评业务了,但我们还是决定全面转型。”

 

由于不用发空包,不用仿真人操作,只需要注册和评论,所以刷服务电商平台的好评相对简单很多。

 

更重要的是,他拥有遍布全国各地的兼职人员,可以轻轻松松地适应各种地域限制的刷单需求,“虽然有竞争,但我们有资源优势。”

 

一贯讲求效率优先的文波,马上让团队开始整理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端的所有服务电商平台,从美食点评到娱乐消费,从酒店预订到在线旅游,应有尽有。

 

搜集整理好后,文波让团队一一分析平台刷单的可能性和难度,再罗列出了一系列可行的解决方案,供商家选择。

 

 

“操作简单,所以也便宜。以餐厅来说,刷500个带图好评只要1000—1500元,商家提供大量图片,兼职人员自行组织文字即可,相比通过小吃吸引消费者点评,成本更低,而且效果快。”

 

再加上点评账号来自全国各地,更能体现餐厅有诸多“慕名而来”的顾客。不过,给餐厅刷单并不是文波的主要收入,其收入的大头来自刷酒店。在线旅游平台在这两年广受热捧。

 

许多用户习惯了出行前在线预订酒店,甚至订购相应的旅行方案套餐,所以信誉度对于酒店和旅行社来说十分重要。“所有的旅行评价和酒店评价都是可以刷的,只要与商家联合起来操作。”

 

他透露,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流量,也为了提高佣金分成,许多在线旅游平台对于刷好评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有时候一天连续刷几十单好评,平台也不会过问一句。

 

相对于餐饮和娱乐消费来说,酒店、旅行套餐都是高价值,所以其开出的刷单费用也相对可观。

 

文波当时发现,如果能为酒店或旅行社带来大量的出行订单,他们甚至还会给予一定的奖励提成,“至于刷单后续所产生的部分用户差评,我们也会通过部分平台内部关系去删除,只要客户出钱。”

 

从社交到娱乐,刷单还能捧红明星

 

“到2016年初,我们全国兼职人员就已经突破三万人了,发展还是很快的。”曾经只有几个人的小团队,逐渐在电商大潮中成为一支庞大的“刷单部队”,但文波对当时的现状并不满意,“人数很庞大,手头掌握了大量的平台账号,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之后,他决定跳出电商领域,尝试在逐渐兴起的社交领域里寻找发力点。虽然对这个圈子略显陌生,但新业务总要开拓、尝试。

 

在朋友的搭桥牵线下,他通过海量兼职人脉资源,帮部分商家在微博和微信上刷转发量,做推广,并且收到了不错的反馈。

 

“因为刷的质量还行,也有实际的推广转化,所以在社交媒体上打出了一点名气。”文波说,通过微博微信慕名来找他的客户并不少。但最令他惊讶的,是一家小有名气的演艺经纪公司找来了。“同样是刷量的需求,但不同的是,他们想刷的是明星的影响力。”

 

对于经纪公司来说,旗下明星影响力和知名度大小,直接决定了其本身商演或代言的费用高低。为了让明星,尤其是新晋明星在短时间内大量聚集人气,他们就需要借助策划机构策划爆点话题,并利用文波这样的刷单机构为明星刷大量“存在感”。

 

“因为从来不关注演艺圈,都不知道这么多网红、明星也要刷量,无论是今天和谁闹绯闻,明天和谁组CP,都是经纪公司和策划机构的把戏。”

 

他透露,当一个具有爆发性特点的话题出现了之后,经纪公司就要求他们发动大量的兼职人脉,在微博和微信上炒作明星话题,“因为我的人很多,所以基本上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把一个话题顶上微博热搜榜。”

 

文波透露,如果看微博时,发现一些不知名新星的生日话题被顶上微博热搜,或许就是源自他们的推动。甚至一些粉丝之间的矛盾,也是他们按要求挑起的,为的就是给明星创造话题和关注度。

 

对于关注热度快速上升的明星而言,他们越热,影响力就会越大,就能越快获得广告主的青睐,赚得也就越多。

 

当然,某个明星在机场打个电话、拎一款新包、被粉丝偶尔撞见围观拍照,都可能上热搜。但仔细想一想,哪来那么多粉丝天天在机场偶遇明星,哪来那么多粉丝关心爱豆今天换了一款新的短裙?

 

明星和经济公司赚的越多,文波赚的也就越多。“这种炒作方式,我们做一单基本上就有十几万入账。”这些炒作手段屡见不鲜,在社交媒体上,所谓真假都是普通用户难以察觉的,他们只会被火爆的话题牵着鼻子走。

 

当一颗新星缓缓上升时,许多粉丝在水军的带动下纷涌而至,争先购买其代言的产品。这其中,广告主受益,经纪公司受益,明星本身受益,提供大量水军的“文波”们也跟着受益。

 

那么谁来买单呢?恐怕是众多的粉丝和消费群体了,这或许是整个影响力链条里的唯一“受害者”。或许,他们也不是,看到自己的爱豆被更多人喜爱,花钱购买自己爱豆代言的产品,粉丝们的心理满足或许也是一种“受益”……

 

刷单,可以休矣!

 

刷单,一是获利不缴税,二是没有合法的身份地位,可谓彻头彻尾的灰色产业,很多人也就没有了顾忌。

 

“文波们”从刷产品到刷服务,再到刷社交、刷娱乐,不断转型,赚的也越来越多,参与的人自然也越来越多。

 

央视最近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100多万人从事与刷单炒信相关的职业,“文波们”可谓大有人在,把互联网上的信誉撕扯地七零八落。

 

近年来,国家虽然对“刷单”的监管日趋严格,严重者甚至可入刑,但网络刷单却依然活跃。

 

对于这种现象,专家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刷单行为没有明确的被害人。淘宝店铺通过刷单获得皇冠、几星几钻,消费者会认为“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既然没有被害人,就不会有人报案。除非电商平台主动举报,比如杭州的“刷单入刑”案例,就是阿里巴巴集团运用大数据主动发现并报案的。

 

其次,如今还没有确定的技术可以证明交易量和评价是刷出来的,取证成为第二个盲点。

 

但方法也是有的,除了在法律和技术上加强监管之外,如果加强执行力度,比如在税收问题上对电商卖家进行强制规范,网络刷单可能很快就能得到治理。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yao6ab5X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