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师如何讲述日本

Phoenix Phoenix 2018.7.4 20:58 View(175) Comment (0)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结束的世界杯1/8决赛中,日本队最后时刻被比利时队反超一球遗憾落败。比赛结束后球队和球迷的高素质行为获得了合作方和全球网友的盛赞和敬意,也在今早被推上了中国各大平台的热门。

认识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可以是一场比赛,也可以是一组图片。本期,拍者君分享三位日本摄影师的作品,通过这些本土人士的视角,看见这个国家的更多面。

 

 

 

Ash Shinya Kawaoto,一位出生在日本横滨的摄影师,经营着一家与web开发相关的公司,接触摄影的初衷是为了寻找一种可以在工作之余放松的休闲方式,“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认真以待的,但现在摄影已经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部分”。

在讲述作品辑《Scrap and Build(拆除与再建)》的拍摄灵感时,他这样说道:

我认为日本和欧洲如何对待他们的建筑是有差异的。在欧洲,一千年前的中世纪建筑至今仍在使用。相比之下,大多数日本建筑几乎没有历史,一旦不再需要它们,就会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建筑。因此,东京的景观以非常快的速度变化着。

2020年,奥运会将在东京举行。这意味着东京到处都在建造新的建筑,城市的景观每天都在变化。在我看来,它就像一个巨大的生物,不断地生长和进食,不断地向外扩张。

这座城市陷入了‘拆建’的循环之中。人们生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环境中,而这也反映了东京自身的不安。这种能量弥漫在建筑物和居民身上,在两者之间回荡。”

 

 

 

 

 

 

 

 

 

 

直到2011年的地震之后,日本摄影师Kentaro Takahashi才意识到自己生活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自那以后,他对生活的看法崩溃了,觉得有必要重塑自己的价值观,以面对生活的现实。

当我翻阅有关日本的一些历史书时,发现了Katsushika Hokusai(葛饰北斋,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其晚年作品《富岳三十六景》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他曾经画过一座山,山上流淌着多摩川。

多摩川是东京最长的河流之一,蜿蜒流过市郊。我从未去过那里,尽管它穿过我的家乡。当我注视着这条河时,它让我想起了Kamo No Chomei关于生活的名言,‘流动的河水永不停息,而水却永远不会保持不变’。

他用河流作为隐喻来描述生命的不确定性和短暂性。而这也是我决定沿着多摩川行走的缘由。通过观察和调查生活在河边的当代日本人的生活,我认为可以找到并定义我们曾经的想法和我们现在的感觉。”

Kentaro Takahashi在拍摄《The Riverbed(河床)》的过程中,虔心祈愿这些祖先的“著作”依然存在,并贯穿日本人的思想,他认为这将有助于找到日本这个国家真正意义上的答案。他渴望找到一些解决自2011年以来困扰大众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国家的未来是什么?如何面对现在面临的危机?

 

 

 

 

 

 

 

 

 

 

 

 

 

Hiroyuki Ito,1968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92年移居美国纽约,1999年至今为《纽约时报》的自由摄影师。

2015年的夏天,当他重新踏上故土,看到的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日本:传统与现代、西方与东方、民主与封建、和平与无政府主义、神圣与亵渎、无名与独特。

这个国家的性格是复杂的:它有魅力,但也有麻烦。相反的力量会产生动态的紧张感,使你疯狂,但同时也让你继续前进。‘去哪儿?’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国家永远在前进,我的工作就是记录它无尽的迷人悖论。”

Hiroyuki Ito将这组作品定名为《Japan’s Paradoxes(日本的悖论)》。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yao662oX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