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不平安,阿里巴巴美股暴跌13%,市值跌去900亿美元 ,马云商业大厦倾塌?(一)

西楼之上 西楼之上 2020.12.27 23:24 View(161) Comment (0)

  今年平安夜不平安,昨晚阿里巴巴美股开盘即暴跌10%,但这还不是终点,低开低走,盘中最高跌幅超过17%,对应跌去的市值高达1200亿美元,截至收盘,跌幅有所收窄,但是跌幅依然高达13%,创下上市以来最大跌幅,最后股价收于222元,市值为6000亿美元,相比前一日萎缩了900亿美元。市值相比10月份低的8600亿美元的高峰已经跌去了2600亿美元。

  阿里巴巴美股股价为何一夜之间大跌?这和阿里巴巴涉嫌垄断被市场监管总局立案调查有关,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一则新闻: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这个新闻一出 ,昨日阿里巴巴港股就开盘暴跌,收盘价格的跌幅为8.13%,市值跌去了4300亿港元。

  相比资本市场的强烈反应,阿里巴巴的公告回应显得要淡定得多,对于被市场监管总局立案调查的事情,阿里巴巴发布公告表示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公司业务一切正常!

  阿里巴巴公司的淡定和资本市场的强烈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就在阿里巴巴被立案调查前蚂蚁集团也被约谈,在此之前蚂蚁上的银行存款产品下架,再往之前还有阿里巴巴因为收购银泰商业股权没有依法申报违法了反垄断法而被罚款50万,再往前就是蚂蚁集团就在IPO的前夜暂缓上市,总之,最近2个月对阿里巴巴来说是不太平安的。

  今年对阿里巴巴是多事之秋,也许也是最为“艰难”的一年,悲喜交加,前10个月是一片蒸蒸日上、欣欣向荣之色,股价不断创新高,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达到了巅峰,但是月满则亏。

  以科技金融为包装外表的蚂蚁集团的核心下面是“放贷”业务,以不到400亿的注册资本金形成了2.1万亿规模的贷款余额,而其中1.7万亿是消费贷款,4000亿为小微企业贷款,其中的杠杆有多高?存在多大的风险?

  二十岁的阿里巴巴正面对一场大变局。

  电子商务的游戏规则似乎变了,它主要体现在新玩家带来的新变量:“拼多多在用户数上彻底追上淘系电商”的说法甚嚣尘上;直播切入电商的新业态井喷带来的新机遇也被快手和抖音分割。

  不停地有消息传出,不是电商平台的快手,2020年直播带货的GMV目标逼近淘宝直播去年全年水平;而已将电商设置为内部“一级部门”的字节跳动,凭借抖音这个带货利器,与淘宝的合作也时不时传出破裂的可能。

  与此同时,饿了么在与美团在本地生活业务上的短兵相接,仍持续处于劣势。在拼多多股价突破千亿美元,美团股价在港股不停上涨的情况下,阿里巴巴却因近期内外部大环境动荡而面对着股价的波动。

  6月23日,腾讯的股价逼近500港元,近3个月以来上涨近50%,市值反超阿里巴巴,成为中国“最值钱”的互联网公司。

  这一切似乎很容易得出一个判断:阿里巴巴正在被动摇。17年前它开创的电商帝国版图正在被拼多多、快手和抖音们消解。“后浪”汹涌,前浪有点懵了。

  “命运转折”是人类商业战争史上最有戏剧性,也是最令人感时伤生,足以被商业管理教科书收录的经典章节。

  近10年以来,英特尔、诺基亚和柯达等一系列科技公司都在“命运转折”的关口倒下了或衰落了,但观察和记录一家世界级企业的“命运转折”,需要站在商业历史的维度上,也就是要有相应的“历史观”。最考验历史观的,是对时间的把握能力。

  如果我们把时间线拉长,可以发现,20年来阿里巴巴的发展就是充满竞争的历程,最近10年阿里巴巴在商业竞争层面上,也已经至少经历过三轮“命运转折”的关头:

  ——第一轮在2013年,微信作为社交工具的的崛起带来的人们支付场景的迁移,支付宝被迫丢掉部分支付场景和接近50%的移动支付市场份额。

  ——第二轮在2015—2016年,腾讯基本上通过战略入股和流量以及社交关系链的输出,构建起了与阿里巴巴抗衡的“业界生态系统”,让包括京东在内的一批企业从各个领域对抗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为此打响“社交反击战”,推出了社交工具“来往”,并对支付宝进行了社交“升级”,皆告失败。

  ——第三轮起始自2018年,延续至今,拼多多崛起,直播带货带来了电子商务的“新风潮”,这些新玩家在流量、用户行为和上游资源上吞噬着阿里巴巴的地盘。

  暂且忽略这场进行时的“新电商之战”,不妨看看前两次“命运转折”的结局——阿里巴巴都挺住了。

  时间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阿里巴巴的小宇宙里。因应这些挑战和竞争,阿里巴巴付出了堪称惨重的代价,但它在核心电商领域的地位,以及它在中国科技互联网格局和中国方兴未艾的数字经济业态当中的位置,并未受到实质性的挑战。

  这一次,当我们再次审视阿里巴巴作为一家全球科技巨头的“命运转折”时,或许可以从前两次的故事里获得一些启示:这场“新电商之战”是一场局部战争还是一场全面战争?阿里巴巴真正擅长的“战法”是什么?阿里巴巴到底在想什么?

  毕竟聪明的人从来不希望自己的判断陷入时间和空间的漩涡里。

  回顾过去10年,审视一家科技公司的命运周折,Google其实是一个最有意思的例子:2010年前后,一度被认为是最酷的科技巨头Google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强劲挑战——来自Facebook。

  Facebook在当时成了硅谷最酷的公司,“社交网络”被写成了书还拍成了电影,Facebook从Google抢走了大量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Google的员工也持续地跳槽到Facebook。面对这场挑战,Google试图硬碰硬,开辟自己的社交战场,推出了“Google+”,但最终宣告落败。2011年,担任Google CEO长达10年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卸任,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复出担任CEO,一时间,Facebook取代Google成为全球互联网执牛耳者的舆论甚嚣尘上。

  但就是从2010年开始,Google发生了一系列根本变化:通过多年积累的云计算的后端实力,Google旗下所有产品平台的用户体系和数据强势打通,Google搜索、Gmail、Chrome浏览器和YouTube的用户资源和数据资源整合在了一起,变成了“One Google”。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Google在云计算上的肌肉开始释放强大的潜力,人工智能在基础科学研究和应用研发上的积累也实现了突破,“梦想实验室”Google X的未来技术储备陆续披露……

   关注芒果干货知识网,分享更多科技金融知识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ko82V0D2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