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与飘渺间,面对新生命的诞生,我们又怎舍得丢弃?

雨中漫步的伞 雨中漫步的伞 2021.1.27 12:38 View(90) Comment (0)

如何成为一名母亲,它不仅是讲成为母亲意味着什么,更是以一个准母亲的视角来反思生命与死亡。存在与虚无这一永恒的大哉问,是一个“太热爱生命”的女性对将要负担起另一个生命时所产生的痛苦质疑和罪恶意识。意识与潜意识在互相辩论厮杀。因故事取自亲身经历更增强了痛苦的深度与撕裂程度,像一个人被核弹炸得四碎后又把自己的身心一块块拼凑完整。

 

我没有兴趣让你降生到这个世界

  昨夜,我知道了你的存在,从虚无中逃逸出来的生命的灵光;我躺在床上,在一片漆黑中睁大着双眼,突然之间我很确定:你就在那里。你存在。仿佛一颗子弹射中了我,我的心停止了跳动。

  当心脏再次跳动时,无限的惊奇如枪林弹雨般袭来。我感到我掉进了一口深井,以致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那么令人恐惧、那么陌生。此刻,我在恐惧里动弹不得,这恐惧渗透了我的脸颊、头发和思绪。我迷失在这恐惧中。

  我知道,这不是对其他人的恐惧,因为我不在乎其他人;这不是对上帝的恐惧,因为我不相信上帝;这也不是对痛苦的恐惧,因为我不畏惧痛苦。 这是对你的恐惧,对突然把你从虚无中抛出,让你附着在我身上这样一件事情的恐惧。

  我从不曾急切地期望着你的来临,尽管我知道你有一天终会出现。我在这种意识中,一直在久久地等待着你。但我仍向自己提出了这样可怕的问题:要是你根本不想出生呢?是不是有一天,你会带着责备的心情冲着我大声哭喊:“是谁赋予你权利,让我降临到这个世界?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为什么?”

  孩子,生活就是这样一种艰难的尝试。它是一场终日面对新挑战的战争。它所有欢乐的时刻全都是些微不足道的插曲,并且你将为它付出痛苦的代价。我要怎样才能知道把你舍弃并不会更好?我要怎样才能确定你的确不愿意返回空寂?你无法对我说这些,因为你生命的诞生仅仅是一团勉强形成的细胞。

  也许,它不是生命,而仅仅是一种生命的可能。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哪怕是点一次头,使用一种暗示。我的母亲就曾声称我给过她这样的暗示,这也就是她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原因。

  生命的诞生比从未出生更为美好。

要有勇气,才能坚强地生长

  我是在一张图片上看见你之后,才做出了这一选择的。这是一张三周大的胚胎图片,它在那本杂志上,与那篇论及生命发育的文章刊登在一起。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内心的恐惧消失了,如同它来时一样迅疾。 

  你看上去像一朵神秘的花,如兰花一样晶莹。在它的顶端,人们将会看到那个最终会变成大脑的、由两个隆状物构成的头部。头的下部是那个将长成嘴巴的孔洞。说明你仅仅才三个星期,肉眼几乎不可见。

  图片上注明的文字是——大约三毫米,这是你身体的大小。你正在发育,开始慢慢形成眼睛的轮廓,形成类似脊椎神经系统、肠胃、肝脏、肺叶那样的东西。你的心脏已基本形成,看上去显得很大,它与身体的比例是我的十倍。从怀孕的第十八天开始,它便有规律地跳动,让血液在周身循环。

  有些人坚信,除了一种伟大的平静、一种死寂无边的沉默外,太初之始一无所有;只是之后产生了一个火花,一次分裂。在这之前,并没有任何东西预先就存在。这种分裂连续不断地发生:没有预兆,没有理智,它只是导向一个个永无目标的结局。

  也许是出于偶然,也许是出于某种错误,在这些结局中产生出了细胞,这细胞随即数以百万计地分裂、繁衍,直到树、鱼和人类的出现。难道你认为在那次火花闪现之前,会有人思考那种两难处境吗?难道你认为会有人在乎细胞是不是会喜欢这样?你认为会有人对生命的饥饿、寒冷和它的不幸感到惊奇?我怀疑。

  即使有人已经存在——比如一个或许可以超越时空、充当太初之始的上帝——他也不会去关心人世间的善恶。这一切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它能够发生,所以它不得不发生,因为它秉承于那种合乎天道的唯一傲慢。对你来说,情况也一样。我来承担做出抉择的责任。

  孩子,要有勇气。难道你不认为,一棵树的种子需要勇气才能冲破表层的土壤,发芽生长?因为只需一阵微弱的风就足以将它摧毁,只需一只老鼠的爪子就足以置它于死地。 但它没有畏惧这些,仍是抽芽,坚强地挺立,生长,传播着别的种子,最后长成森林的一部分。

我们是两个命运交织在一起的陌生人

  我的一个结了婚的朋友,她在三年中就堕过四次胎。她已经有两个孩子,对她来说,简直不能容忍再要孩子。她丈夫收入不多,而她本人有一份她喜欢且不能丢下的工作。是她婆婆照料着她的两个孩子,怪辛苦的,你总不能要求她去办一个幼儿园!

  我朋友说罗曼蒂克是非常好的事情,可现实却是另一回事。连母鸡也不会把它们想要的所有孩子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如果每一个受孕的鸡蛋都孵化出一只小鸡,那世界不就成了一个鸡笼了?

  你难道不知道许多母鸡会吃掉它们生下的蛋?不知道它们一年才孵一两次小鸡?你知道兔子的情况吗?某些雌兔会吃掉一窝中最弱的兔崽,以便能养活其他兔子。与其把它们生下后再吃掉它们,或被它们吃掉,一开始就消灭它们不是还比较好吗?

  我知道, 我正在残忍地告诉你这个你即将要进入的世界的丑恶,告诉你我们每天犯下的恐怖罪行,提出对你来说太过复杂的看法。但我相信你会逐渐理解这些东西,因为你已经知道一切。

  孩子,我愿付出一切来打破你的沉默,穿破那个由我的肉身打造、包围着你的牢笼,我愿付出一切亲眼看到你、听到你的回答。

  我们的确是这个世界上很奇特的一对:你和我。你的一切都依赖于我,同样,我的一切也依赖于你:如果你生了病,我也会身体不适;如果我死,你也不能活。但我不能与你交流,你也不能与我交流。

  尽管你有无穷的智慧,你却无法知道我的长相、我的年龄,不能说出我使用的是哪种语言。你不知道我来自何方,生活在何处,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如果你试图想象我,你也无法知道我究竟是白皮肤还是黑皮肤,年老还是年轻,个头高还是矮。

  我仍然无法弄清楚你是否是一个人。我们是两个命运交织在一起的陌生人,是同时存在于一个身体里的两个生命,相距遥远,彼此互不相识。

    关注芒果干货知识网,分享更多生活感悟话题知识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ao6JkZoX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