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一)

Mylomia Mylomia 2019.6.5 22:19 View(399) Comment (0)

她的名字

那年秋天,天空中带着淅淅沥沥的雨,雨点打在了钟凉厚厚的眼镜片上,花了视线。

雨势毫无防备越来越大,似乎很享受人们不知所措的样子从而乱了章法,作势淹没每个行者的步履。匆匆又匆匆,隐隐又约约。

钟凉索性卷起裤脚,然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匆忙穿行,只为寻处躲过这场来历不明的雨。

脏脏的帆布鞋越过小水洼,裤腿上尽是被溅起的泥斑,最后脚步停在了一间老书屋门前。钟凉轻微喘气,目光落在了左手边排列整齐的杂志上。

少年满意的勾起嘴角,避雨之余还能窃书以观。

额前的碎发被微微打湿,顺着额头润湿眉间。

钟凉整了整衣衫观望了一会儿,而后靠在了书架上,贪婪的享受着泛黄的书页上一排排文字给予他这片刻的欣喜。

忽然,来避雨的人群蜂拥而至,钟凉一下子被挤到了角落里,杂志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他摘掉模糊的眼镜弯腰急切地寻,终于在脚后跟发现了褶皱的书本。

还好没被踩坏。

钟凉起身重新戴上眼镜,对面菜店门口人多嘈杂。伸了伸脖子探近,一场群殴架映入眼帘。

为首的是一位高个子女生,干脆利落的短发被雨淋湿因此沾在耳垂边。钟凉心想他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她当时的样子――将围殴的男生踩在脚下,手里拿着路边的枯木枝,指着那人,盛气凌人。

钟凉扶正眼镜,画面透过这层玻璃渐渐清晰。

此刻,耳边除了女生接二连三的咒骂,还有帮凶嘲讽的笑声。

寡不敌众,受害者鼻青脸肿,显然已经无力还击。只能咬着牙忍着这场休无止境的拳脚相加,一声不吭。

惊慌失措中似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钟凉的右肩,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说;“喂,你是新来的吧?”

钟凉回神,懵懵的点了点头。

“那个什么……好心提醒你一下,七中女校霸。火气大的很,惹不起的。别看了,趁现在,赶紧走。”说罢,声音的主人伸出手指了指,活该吃了一记高挑女孩的眼神杀。

钟凉不知如何作答,但望见受害人脱离虎口心里最终松了口气。一晃脑想起正事,拐进了左手边老字号的小吃店。

天空一言不合阴沉下来,乌云密布,雷声轰轰。

泥县的秋天总是多风多雨,大雨一下便接连好几天不停。泥路松软,坑坑洼洼逼得人寸步难行。村里的庄稼也因此淹没了不少,眼看又是一季粮灾。

“爸,看我去县城里给你带什么了!”钟凉一把抹去脸上的雨水,将手里热乎的牛肉汤放在门沿边的柜子上,带笑推门而入,却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

隔壁邻居家听见了这小子兴冲冲的呼唤,推开窗,往钟凉摆了摆手:“凉凉啊,这回可真是凉凉了,你爸的三轮车陷地里了,这会估计忙活着弄出来呢!”

腼腆俊俏的大男孩不自然的摸摸后脑勺,这称呼虽是从小叫到大的,小时候什么也不懂,但大了便听着有些怪怪的,不习惯。

“这种天气还去?”话音刚落,只看见少年快步冲进滂沱大雨里,一会便没了踪影。

“凉凉,慢点儿!路滑!”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见背后传来的唤声。

待一切忙完已然黑了天。

两父子一块推着车回到家,钟凉二话不说洗了手,柜子上的汤显然没了温度,便连同隔夜菜一块端着进了厨房。

钟父从布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走到钟凉身边,道:“前些日子爸去拜托村书记给你争取插班的事情定下来了。县城里的七中,后天报道。”

“我知道。”钟凉舀着锅里的牛肉,声音听上去闷闷不乐的。

七中……

钟凉舀汤的动作猛然一滞。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才发生的那场群殴为首的“女校霸”,心有余悸。

“凉凉,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这高中再辛苦三年,等考上大学,苦日子也就结束了。”钟父语重心长。

然而钟凉默不作声。

但他始终记得那日清晨,一成不变的雨天。伴着一瞬间苍老不少的父亲微微红了的眼眶,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自己心里也不免有些难受。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R5y4YqDZ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