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率先夺下“短视频第一股”,一向慢节奏发展的它要超过抖音?(二)

雨中漫步的伞 雨中漫步的伞 2021.1.16 18:52 View(90) Comment (0)
 
随着2020年下半年直播电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微信视频号直播功能开启、抖音进军电商闭环、B站积极尝试直播、视频带货,淘宝、京东、拼多多提高自身客户粘性和平台优势带来的竞争壁垒,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面临着更多艰难的挑战。

  所以,对于辛巴事件,快手把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的做法,就不难理解,但这对于平台的伤害,将长期存在,并很难弥合。

  快手真正能在短时间内突破的,反而是一直很谨慎的广告,从近三年的增速看,广告的后劲很足。截止2020年底,抖音的Adload(广告负载率)约为16-18%,而快手仅为4-5%。当然,快手的可能永远提高不到抖音的水平,毕竟产品形态不同、核心用户不同、广告形式也不同,但是快手在1-2年内大幅提升的空间还是有的。

  快手该如何在不明显伤害用户体验的情况下提高广告加载率,这是留给快手的又一个挑战。

 

打铁还需自身硬

  快手对自身组织建设缺乏紧迫感,对产品发展奉行“用户主导”策略。而在算法分发上,快手坚持普惠的价值观,不扶持大号,照顾长尾小号,这使得快手的流量十分分散,社区靠关系链的沉淀和内容创作来维系演变,生长的十分缓慢。

  直到抖音崛起,快手才有了危机感。2019年1月,抖音宣布日活达到2亿,半年之后突破2.5亿,这预示着,诞生两年多的抖音在用户活跃度上超过了快手。2019年6月,宿华发布了“公开信”,表达了对公司现状的不满。

  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慢公司’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快手管理层进行了深刻的自省和反思。”

  他们发动“K3战役”和"A1战役”,前者是在2020年春节前达到日活3亿的水准,而A1则是快手冠名央视春晚的品牌活动,快手试图通过运动式的活动让公司团队和产品得到快速成长和增长。

  前期太慢,后期快马加鞭,但在快手的两年高速增长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组织能力没有跟上业务发展速度,定了很高的业务目标,就朝着目标蒙眼狂奔,不顾其他,留下很多隐患。

  前两年的快手在很多方面都是缺失的,公司的团队职能划分不明确,还有许多重要岗位都没有设置,真正到了要打仗的时候,都是高薪挖人空降,这些过路干部有几个是真心为公司长远利益考虑的,大多不都是想捞一波走人。

  空降高管也带来了派系问题,虽然在大公司都有,但快手内部除了管理层比较稳定外,中高层的向心力并不强,尤其在打仗期间,普遍好大喜功,不同背景的、不同价值观的人很难在一起共事,造成了严重的内耗和资源浪费。快手内部的一些部门壁垒森林,有些达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相比于字节跳动,快手有一个很大的劣势在于没有能从自己的体系内培养出特别能打硬仗的将领,抖音的一众创新产品几乎都是由早期加入字节跳动的人开发出来的,字节跳动也非常相信自己培养出来的年轻人,给予机会承担重任,而在快手,“能干大事的都是外来人”。

  就像一辆在超速飞奔的汽车,当速度超过车身结构力的极限,或者车身各处受力不均匀,在高速下会遭到强烈的撕扯,2020年的快手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车尾跟不上车头,各处零件厂家不一、标准不一、质量不一,车速又太快,就会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快手需要新故事

  尽管快手在2021年宣布实行了大小周,但对于游戏团队来说,完成工作即走,是工作常态。“大小周还给工资是不是挺好,腾讯加班还不给工作呢?”,“横向比较来看,我觉得快手游戏团队稳得不行”。

  目前,快手游戏业务同A站一起,总负责人是唐宇煜。2020年7月,快手游戏团队开始自主开发游戏,但目前尚无成效。从今年的产品来看,产品能打的重要性远高于渠道的重要性, 当快手是个渠道的情况下,只是去衡量自研、联运、收购谁赚的钱多,在这个设定下,其实收购跟自研没差。

  游戏业务是一项苦活累活,其管理人员为了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甚至会亲身下场体验,但似乎,快手的态度颇为佛系。

  至今为止,快手的主要营收方式还是直播打赏、广告和电商,都严重依赖于快手主站和快手极速版,但是在这两款短视频产品外,快手能拿出来的创新产品少之又少,相比被称为“APP工厂”的字节跳动来说,快手在新产品上的投入要少得多。

  互联网产品经理杨泽说,字节跳动有三套体系,一个是算法,一个是增长,一个是广告,这三套体系精密的运转,可以无限复制出很多的APP,而且不仅适用于国内,还适用于海外市场,他觉得这是字节的根基。

  无论是快手、b站,还是腾讯、百度,因为没有字节这三套体系,他们很难规模产出优质产品,所以他们大都依赖一个主要的产品,新产品大都很难有竞争力。

  在创新业务层面,快手开始通过自研和收购的方式来推动创新业务的发展,其中,最大的手笔是2018年6月收购A站,不管是技术与人力资源,快手一开始都给予最大程度支持。可惜,A站要解决的不仅仅只是资源问题。

  快手目前的创新依然聚焦在主站上。早期的不干涉、用户自主成长让快手前期发展迅猛,但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平台在社区运营与创新方面主动性不足,导致队伍“佛系”。

  这样的状态在2020年“被迫”进行改变,比如在产品层面,快手改变了产品社区形态,比如跟随抖音的“上下滑”形态,引入了更多的明星,更多的强运营活动,视频信息流有了更多的广告,“增长”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的最高共识。

 

十岁的快手在互联网世界应该正值壮年,但它不像微信、支付宝那样能在独当一面的同时去扶持更多的新人,早年间的放养让快手具备淳朴的美好和真实,但也给快手留下了很多要补的功课。上市不是终点,想要有更好的未来,快手就要更努力一点。

 

  关注芒果干货知识网,分享更多互联网商业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Lo7nXK5G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