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年少的远念

长安乐 长安乐 2020.5.10 18:15 View(305)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等到飞机起飞的时候,言念才知道那个陪伴她一整个青春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言母说,言念在襁褓里的时候听话的像一个芭比娃娃一样,不哭不闹,天天乐呵呵的。

 

  可是在第一次见大她两岁的顾远时,哇的一下哭出来,脸都哭成了猪肝色,吓得小顾远不敢靠近。

 

  顾远和言念是邻居,言念小时候最亲的人不是父母,而是顾远。 顾远第一次下厨房,做的是言念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那天在学校里,言念的同桌把草莓蛋糕带到了学校,言念同桌是个小胖墩,看着言念直流口水的样子,就是不肯给言念吃一口,还故意吃的很大声,言念当场哭了出来。

 

  放学的时候,顾远在校门口等着言念,就看见言念红肿着双眼、垂头丧气的走出来。

 

  言念猛地扑在顾远的怀里,哭着闹着要吃草莓蛋糕,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分分钟让顾远卸甲投降。

 

  回家的路上有一家蛋糕店,两人跑过去的时候却关了门,眼看小姑娘就要落下了金豆豆,顾远赶紧哄着:“小念别哭,我会做草莓蛋糕,我们回家我给你做好吗?”

 

  那时候的顾远不过七八岁,还没有灶台高,就踩着小凳子,翻着家里的食谱,在厨房忙碌着。

 

  稚嫩的小手险些被打蛋器的刀片伤到,那个蛋糕歪歪扭扭,上面铺满了满满一层草莓,顾远顾不上被烫伤的手,急急忙忙给言念端过去,言念觉得,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草莓蛋糕。

 

  看着女孩满脸满足,不停地夸顾远,顾远伸手摸摸她的头,柔声说:“好吃?那我就一直做给你吃。”

 

  言念抱着顾远撒欢,或像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狗。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言念上幼儿园,顾远上小学;言念上小学,顾远上中学;言念上中学,顾远考上了本地的大学。言念问过顾远,为什么不去外地,顾远说:“外地的风景不是我喜欢的。”

 

  少年郎日日夜夜的陪伴早就在言念的心里种下了深深地种子,言念说,她也要考本地的大学。

 

  顾远笑了笑,没说什么。 每次顾远回家,言念都会跑到顾远家里,就像真的心有灵犀一样,顾远刚好拿出来草莓蛋糕。

 

  那一次,言念看着顾远像变戏法一样端出草莓蛋糕,刚要扑上去大快朵颐,顾远却伸出手拦住了他:“小念,这蛋糕是我要送人的,等下次再做给你吃。”

 

  说着,顾远从旁边拿出精美的礼物包装,慢条斯理的轻轻包裹起来,嘴角掺着笑意,眼里的温情溢出来,不由得让言念心底一晃。 顾远随即出了门,没给言念说再见。

 

  言念缓了好久,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咖啡店外,言念望着店里两抹身影,她的顾远正在温柔的看着一个女孩子,节骨分明的手拿着叉子,把一块草莓蛋糕轻轻喂到女孩儿嘴里,女孩一脸甜蜜,笑颜如花。

 

  言念控制不住自己,走进咖啡厅,走到两人的桌前。顾远明显有点惊讶:“小念,你怎么在这里?”

 

  一旁的女孩看见顾远的目光落在言念身上,挑了挑眉:“阿远,这是谁啊?” 顾远视线重新回到女孩身上:“我邻居家的妹妹。”

 

  “原来是青梅妹妹啊,”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哎,妹妹,阿远做的蛋糕要不要尝一下,好吃得很。”

 

  女孩拿起叉子,挑着一块蛋糕就要往言念嘴里送。言念摇了摇头,女孩不依不饶,“尝尝吧,真的好吃!”

 

  言念推着女孩的手臂,挣扎之间,女孩猛地一用力,蛋糕接着就戳到言念的脸上,顿时,言念嘴角边都是奶油。“呀呀呀,妹妹没事吧。”

 

  言念仓皇的拿出兜里的纸巾擦去奶油,委屈着脸抬头看着顾远,却见他目光温柔的看着那位女生,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女孩的鼻头,柔声说:“调皮。”

 

  没有半分责备,满满的宠溺。女孩看着言念仓皇逃出的背影,傲娇的抬起下巴,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欢欢喜喜的吃蛋糕去了。

 

  言念不知道怎么走出咖啡厅的,只知道她不知不觉间来到广场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言念红着双眼,眼看着就要落下泪。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呼声:“言念?”

 

  一人站在言念面前几步远,“言念真的是你!”看着言念疑惑的表情,宁致宇露出了伤心的表情:“不是吧你不记得我了?咱俩一个中学的,文理还没分科是一个班的,”

 

  见言念还没反应过来,“哎呦,幼儿园吃草莓蛋糕馋哭你的那个同桌!”

 

  言念恍然大悟,顿时神色又暗淡下来。草莓蛋糕?她恐怕再也吃不到了。 看着言念哭丧的小脸,宁致宇挥了挥手:“有啥不开心的和哥说,走,哥带你去玩。”

 

  说着拉言念走了。 咖啡厅外,顾远离女孩两步远,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们分手吧。”

 

  女孩吃惊了,拉住顾远的手臂:“为什么?”

 

  “我不喜欢有人那样对小念。”不动神色的抽离被禁锢的手,女孩脸色一变,跺了下脚,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顾远回家的时候言念还没回家,顾远习惯性的站在二楼的窗户上,看着言家的房子,等着言念。

 

  不久,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下来一男一女,正是言念和宁致宇。言念脸上露着可亲的笑容,不知宁致宇说了什么,逗得言念开怀大笑,两人挥手告别。

 

  看着言念进了家门,顾远脸上的神色再也兜不住了,红着眼眶,他的女孩,他爱的人,也有别人守护了。

 

  顾远在收拾行李的时候,言念敲门走了进来:“顾远哥哥,你在国外好好学习呀,祝你一路顺风,这是送你的礼物。”

 

  顾远怀里多了个晴天娃娃,看着言念的笑脸,顾远多么想把她搂在怀里,告诉她不想离开,可是啊,他又有几天可以活呢?

 

  脑瘤已经扩散,他已经是个废人了。

 

  等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顾远才知道,那个说要一直给言念做草莓蛋糕的顾远再也没有了,晴天娃娃躺在他怀里,安安静静,不能说话。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娱乐小说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Lo74bBxG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