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三)

Mylomia Mylomia 2019.8.3 19:51 View(358)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二),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三)》!

该是要换季了,今天难得晴了一天。路边有许多来来往往的志愿者协会成员分发着扫帚清扫积累已久的水坑。

七中全体师生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按照班级座位以四人为单位,各自划分区域,理所当然钟凉与江微楚以及两个前桌的女生成了一组。

钟凉在村里的时候经常干活,做起事来手脚麻利得很,不一会儿就为他们组解决了一大部分,跑去其他组献殷勤了。

“钟凉,看不出来,有一手啊!”陆冶将扫把扛在肩上,然后举起来打转,扮成孙悟空的样子,“膜拜!我这个人土气点,要是不嫌弃就叫你凉哥如何?”

钟凉的嘴角有好看的微笑,汗水湿了半件校服,道:“小时候在乡里经常做,熟能生巧而已。”

陆冶的手搭在钟凉肩上,不以为然:“凉哥,谦虚了啊!你看我,让我干这些事我干不来,我这人也就块头大点儿,能帮忙扛点东西算不错了。哪有你厉害?”

钟凉正想接话,转头看见江微楚两手空空大步流星,时不时环顾四周,形迹可疑。

“喂……”

钟凉想问她地扫完了没有,却被陆冶拉回来。

“哎哎哎,别管她了,”陆冶压低声音,“我估计,她是又想趁机会遛去网吧打电动了。”

“你们好像……有点排斥她?”钟凉放下手里的铲斗,依旧有些疑惑,“她真的很糟糕?”

“反正吧……也不是排斥,是她不合群。通常情况下和别人说不到几句话就要动手了。”

陆冶若有所思:“哎凉哥,其实我觉得吧,她要是条汉子,那就完美了。打架爬树称霸游戏厅,个子,性格,哪一点不像男的?可惜造物弄人呗。”

“她要是男生,那混在我们这一群人里不就大众化了?”钟凉的想法截然不同,“算了,不说这个了,还是扫地要紧。”

累了半天,大家伙儿回到班级已是大汗淋漓,一些女生则跑下楼去接凉茶,站在楼上可以看见长长的队伍。

倒是江微楚出了奇的在座位上,满脸严肃,一言不发,居然打开了英文书。

看来前些天被叫家长还是起到了作用,今天自觉起来了。

“喂,这些是不是你写的?”江微楚把课本移到钟凉手边。

“啊?”钟凉有些发愣,“上次你缺课的时候,帮你做了课堂笔记。”

“听好了,我不需要什么笔记。”江微楚很烦躁,“以后别乱动我东西!再有下次要你好看!”

钟凉忽然也跟着不耐烦起来:“对,你坐在这也是成天睡,和缺课比起来,都毫无区别。”

钟凉搬开椅子,离她远了些,不想再与江微楚有任何交集。

“钟凉,你很欠拍?”江微楚张牙舞爪,两人快要打起来。

对于打架,江微楚经验丰富,一上来就给钟凉来了个下马威,毫不犹豫将钟凉的右手打了个反扣。

钟凉费力挣脱无果,陆冶见形式不妙上前劝架:“凉哥,别闹了,等会老师该来了……”

说罢,陆冶将钟凉拉到自己这一边,开始组织纪律:“那个……洗好手喝好茶的,赶紧拿出课本预习等下要上的知识点,别乱闹了啊!都安静!

“凉哥,你回去坐着看书吧,安静点,别和她讲话就没事。”陆冶看江微楚没再惹是生非,这才放下心来。

钟凉默默的坐了回去,余光无意间发现江微楚在一遍遍抄着书,英文单词写得歪七扭八。

原来是被罚抄了……

他还以为她金盆洗手改过自新,投入学习状态,事实上只不过是自己一味空想。

晚间去食堂用完餐回来,钟凉一如既往的整理东西,不料发现自己的眼镜丢了。

这下深度近视的他什么都看不清,心急如焚地将好好的书桌翻得乱七八糟的,一无所获之下只好求助陆冶。

几天的相处中,陆冶也知道钟凉是打村里来的,这再买一副眼镜对于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来说,有些吃力。

“凉哥,别急别急,待会晚自习我帮你问问班里同学。”陆冶也觉得奇怪,“你平时不是一直戴着的吗?就没见你摘过。”

“戴久了,视觉疲劳了,就顺手摘掉了啊。”钟凉不停翻着抽屉里的东西,仍旧一无所获。

“这难不成……还会被人偷了?”交谈间陆冶的眼睛无意地盯着江微楚的座位看,不禁猜测,“偷眼镜?那这小偷也太缺心眼了吧。”

钟凉:“她?”

“也不是没可能。”陆冶凑近,瞧了瞧江微楚的抽屉,除了叠放整齐的课本之外,不再有其他的东西。

“陆班长,她要是偷了,还会放在这里等你来个人赃俱获吗?”钟凉笑出声,“一班之长,这智商可真是捉急。”

“也是,”陆冶迟钝回神,“如果真是她,那该怎么办?”

“呦呵,都在这讲什么悄悄话呢!不如,和我也分享分享?”猝不及防地,江微楚突然用力拍了陆冶一下,吓得陆冶一个哆嗦,拉回椅子到自己的课桌旁,没再多说一个字。

钟凉则继续埋头算他的题,板着一张脸,保持冷战状态。

江微楚虽然习惯了这种被忽视的感觉,但此刻却莫名火大。一坐下就霸气的打开冰汽水,一口气喝了半瓶,呛得打了个响响的饱嗝。

不屑地瞥一眼身旁细心做功课的钟凉,抑制住想骂人的冲动。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拿起笔接着抄单词。

没了眼镜,我看你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到什么时候!

江微楚在心里腹诽。

她快刀斩乱麻的在四线格上落下一串串狂草。

冷不防地,笔突然没了水,皱起弯眉啧啧嘴随性甩了两下,手一滑笔掉在了地上。被“逼”出来的墨汁却耀武扬威的留在钟凉清瘦的侧脸,宛如独有的印记。

江微楚见状直接呵哈出声,把全班的注意力吸引了来,纵然嗤笑哄堂。

倒是受害者一脸淡定的收起已经完成的功课,然后打开笔记本撕下一页纸,纸上则是和他的人一般理性的笔迹——

“道歉与投诉,二选一。”

“呵,还投诉,说说看,你要投诉什么?”江微楚耸耸肩,翘着二郎腿,故意露出极其关爱弱智同学的眼神,“劝你一句,还是回家问问爸妈怎么洗干净脸吧。”

钟凉只当没听见,继续发话:“眼镜该还我了。”

这下江微楚吃了瘪,一向伶牙俐齿的她住了嘴没好气地瞪了钟凉一眼。愤愤地拍了桌子没注意到历史老师已经站在了黑板前。

于是一只棕色的鸡毛掸子就出现在了江微楚的面前,晃啊晃啊晃——

接着是刻意压低的询问——

“嘶,用这个拍是不是效果会更好?”

“年轻人,有想法。”江微楚正在气头上,边吐槽边想接过掸子,刚伸出手的那一刻掸子就重重地击在了她的桌上,一个哆嗦本能的破口大骂:“有病——”

看清来者,欲出口的脏字鱼刺般生生的卡在了喉间。

咽下的唾沫都带着隐隐约约的刺痛感,痒痒地,是无形的手,在轻轻地来回挠动。

江微楚被罚站了。

她垂着头,黑着一张脸心有不快的领回意料之中的爱之教育,躲在裤缝后的是一点一点握起的拳。

此仇必报啊此仇必报啊......

钟凉抬起头,瞟到江微楚齐刀的短发缝里藏着的怨恨的表情,那双充斥着不耐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能生吞十头大象。

在此后漫长的如梭岁月里,江微楚置身于与她格格不入的灯红酒绿之下。她不得不卸下了锈了的皇冠,褪去一身有名无实的骄傲,心里却还深刻记得这些再也回不去的温馨小时光。

酒吧里周身疯狂扭动的身姿及刺耳的碰杯声她避之不及。令人作呕的扭曲的表情在她的瞳孔深处放大,江微楚淡淡的笑脸盖过了她无路可退的绝望与痛苦。

她似乎已经再没有余力再去编窜空乏的词藻形容自己一无是处的灵魂了。可她偏偏才明白早已错过的与那个男孩青涩的纯真时代。而她失去的,不止一个他,还有她自己。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Lo3Y7qDN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