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四)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19.8.18 22:17 View(494)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期我们说了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三),今天芒果xo就来说说《你的今天和明天,都是深沉处(十四)》!

   夜晚,钟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昨天晚上他也是这样睡不着觉,可心情却完全不同。他想要好好学习,出人头地,给江微楚一个幸福的未来。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待钟凉醒后,洗漱完毕,刚出房间门就看到醒来很久坐在厅内听曲的江微楚,从来没见江微楚醒这么早过,钟凉不觉有些诧异。他随即走过去,温柔的问她:“怎么醒这么早,昨晚没睡好吗?”“你坐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江微楚笑着拉钟凉坐下,喝了口水后说道:“昨天晚上,我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了她我们的事情,她很高兴,其实当我妈决定留在山区不准备回来的时候,我特别恨她,弟弟还好,那时候他还太小,不懂什么。我认为妈妈是不要我们和爸爸了,她讨厌我们,所以才会宁愿待在偏远山区也不愿意回来。后来,我就变得越来越叛逆,我以为我只要不听话,兴许妈妈会回来看我们一眼,可是依然没有。这些年,随着我慢慢长大,我不再怨恨她了,只是没有办法拉下脸去好好跟她交流。昨天,我放平心态,心平气和的跟她谈了一次,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所以不满。”

                                                                

  钟凉听到江微楚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平静的叙述着好像不属于自己的回忆一样。钟凉心疼的将江微楚揽入怀里,轻抚着她的发丝说:“放心吧,你以后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我会一直陪着你。”江微楚用尽全力抱住钟凉,轻轻闭上眼睛,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在角落里的江坪不小心听到了女儿和钟凉的对话,沧桑的脸上也留下了两行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钟凉是个好孩子啊。真是不知道是我救了钟凉,还是钟凉救了我,江坪暗自在心里想着。

  “咳咳,这屋子里还有别人呢,姐,钟凉哥,你们这样不好吧。”江见羽刚起床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自然笑的合不拢嘴,江微楚一听有人来了,接着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收起刚刚小鸟依人的模样,瞪着江见羽说:“死煎鱼,你不说话能死吧”说着便做势要过去打他,江见羽连忙闪开了。

                                                                                

  今天下午的晚自习钟凉是要去上的,在这高考的重要阶段,钟凉不想错过任何认真学习的机会。江微楚自然也要跟着去的,两人关系发展到这一步,江微楚自然是想时时刻刻都能跟钟凉在一起的。下午,江见羽也要坐车去市外上学去了,江微楚难得的对弟弟摆出了个好脸色。果然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弟啊,你这次回来,带回来的零花钱应该上交的吧”江微楚象征性的勾勾手指,江见羽一脸不情愿的把钱包掏出来,递给了江微楚。一瞬间便被江微楚洗劫干净。“钟凉哥,快看我姐啊”江见羽见这种情况只能求救姐夫了。只见钟凉双手一摊,一脸无奈的样子,随后,一脸宠溺的看着江微楚。

  江见羽虽然表面上装作什么不情愿,实则内心是非常高兴的,他庆幸姐姐终于找到了幸福,有钟凉在她身边陪伴,自己也能够放心不少。

  江坪送走江见羽后,看着钟凉和江微楚一起去了学校,两人告诉江父要一起回家吃晚饭,江坪自然高兴的答应下来了。看着两人走后,江坪坐在桌上,回想起这些年。当年,妻子李萍是一名人民教师,自己和李萍经人介绍结婚后,生下了微楚和见羽,江坪经营着一家小米铺,日子过得到还是舒适。日子没过几年,妻子便被学校调去偏远地区支教几年,毕竟是学校领导安排的事情,自然也没有推辞的道理。

                                                          

  就这样,李萍去了山区,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李萍到那里之后,看到了那里的贫困与落后,多少孩子如饥似渴的渴望知识,可惜没有老师愿意留在那里。李萍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便毅然决然的留在那里继续支教。自己不是没有反对过,多少次在电话里面让她回来,不能理解她难道为了那些孩子们就能舍弃自己的孩子和家吗?可李萍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说什么都不回来。

  无奈之下,自己将孩子托给父母亲照看几天,去了李萍支教的地方。去到那里,江坪彻底傻眼了。原来李萍喜欢上了一起支教的一位男教师,两人在那里已经成了家,有了孩子,自然不愿意回来。江坪看到后,心都死了,一声没吭,甚至都没有让孩子们知道这些事情。这么多年,这个秘密一直藏在江坪的心底,他不想破坏母亲在孩子们记忆里的唯一的一点美好了,倒不如让孩子们一直以为母亲是为了偏远山区的孩子们才留在那里,不肯回来的。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了,一群壮汉来到了江记米行,为首的壮汉拿出几个月前江坪为扩大米铺所借高利贷留下的字据,如今是该还钱的时候了。 江坪马上跟自己的合伙人联系,可怎么都联系不上。“不可能的啊,前几天还说所有的事情都在筹备中了,怎么这会找不到人了呢?”江坪不禁焦急起来。江坪许诺那群人明天一定给钱后,为首的才暂时离开了。看着那群人离开,江坪立马就去找自己的合伙人,来到他家门口后,敲了好一阵子的门,都没有人应。

                                                                          

  这时候旁边的邻居看见了,说:“你找这家人吗?他前几天全家都搬走了,这几天上门来找他的人还不少呢”江坪一听傻眼了“大娘,那你知道他们一家搬到哪里去了吗,他还欠我很多钱呐!”“哎哟,这我可不知道,他不会是拿着钱都跑了吧!”邻居大婶猜测道。“不会的不会的……”江坪站在那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正准备走时,遇到了一个同样上门来讨债的人,江坪询问几句后,那人却不耐烦起来:“兄弟,他拿着我们的钱跑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连房子都卖出去了!”江坪仿佛全身血液都冻结了,脚像灌了铅似的走不动。自己被骗了!借高利贷的钱如果要自己偿还的话,恐怕倾家荡产都不够。当初说好了,由江坪去贷款,最后还钱时,江坪三他七。现在,什么都完了!

  江坪回到米行时,钟凉和江微楚早已经回来了。两人等了好久都没见江父回来,只好自己简单吃些。正准备走时,看到了刚进门的江父,失魂落魄的江坪见到女儿,只能强打着精神,装作笑嘻嘻的看着女儿,“爸,你怎么才回来啊!”江微楚微噘着嘴,不满地说道。“哦,有些事在外面耽搁了”江坪勉强的说。随后,钟凉和江微楚便急匆匆的赶去上自习了。

                                                                                      

  江坪便不再掩饰自己,卸下了所有的伪装与坚强,回到自己的房间,用被子蒙住头,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在这里栽了跟头,往后女儿和儿子该怎么办那?江记米行怎么办呢?那一夜,江坪睁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第二天一早,钟凉与江微楚正准备上学去的时候,昨天那群壮汉又登店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江老板呢?快出来啊!”“你们是谁啊,找我爸干什么?”江微楚见这群人来者不善,便叉腰问道,“哟,你就是江老板的千金那”为首的壮汉笑着说。在屋内的江坪听到响动,连忙出去。

  壮汉看到出来的江坪,便说道:“江老板,钱什么时候给我们那,我们做小弟的也不容易,您就别难为我们了!”江微楚听到父亲欠了他们钱,便焦急地问道:“爸,什么钱啊?你欠他们钱了?”江坪没有说话。随后说道:“你们先去上学吧!你们就别管了”江微楚不愿意,死活都要待在米行。江坪示意钟凉让他把江微楚带走,钟凉只好强行将江微楚带走了。

  “你干嘛拦我,我要留在米店,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江微楚冲钟凉大喊道“你先冷静一点,现在这种局面我们留在那里只能分散江叔叔的注意力,等中午我们回去的时候再问清楚。”钟凉安慰道。江微楚听着钟凉的劝,焦躁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在江记米行的江坪,跟为首的壮汉说道:“我也是被人骗了,没有办法,那人将钱都卷走了。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江坪跟壮汉交涉着。可他们根本不听,一心只想要钱,江坪想,先把他们打发走,晚上把女儿安顿好后,自己便先出去避一阵风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可这些人居然油盐不进,不管江坪说什么,他们只是说,如果今天不给钱的话,就要将他带走。江坪情急之下,只好借口请他们喝茶,趁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撞开几个人逃了出去……

  他们自然是追赶,江坪本身就能量不足,哪能跑得过这些壮汉。幸亏是在街市上,阻碍比较多,江坪自然是往人多的地方跑。待到精疲力竭时,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废楼,可回头看到已经追来的人,江坪没得选择,一扎头便进去了。壮汉们跟着进去了,最终,江坪被他们堵在最高层的天台上,看着他们一步步的逼近,江坪也是一步一步的后退,突然脚下一空,遍坠了下去……

  “啊~”众人只听到江坪的惨叫声和肉体撞击地面的闷声。江坪抢救失败,去世了……警方介入了调查,因工地是废弃的,附近也没有什么监控设备,因此很难断定江坪究竟是如何坠楼的。那么,此时在现场的要债的那群人,自然是脱不了干系的,已经被警方收押,作为嫌疑人对待了。除非找到证据,否则很难洗清嫌疑。毕竟他们是这场事故的肇事者。虽然江坪死了,但他欠下的债务还是要偿还的。江记米行自认而然的也被抵押了出去。

                                                                   

  这对于江微楚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面对父亲的突然去世,家道中落,米行被抵押出去,江微楚突然之间连住处都没有了。还没来得及接受父亲去世的事实,就要面对自己已经无家可归的事实,无奈之下,钟凉只好与江微楚简单收拾一下行李,便带她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江微楚一晚上不吃不喝的,静静地坐在台阶上发呆。泪都流尽了似的,眼泪已经干涸了。江微楚对父亲平时虽然是很少显露出温情来,但是在她心里父亲还是占有很大分量的,江微楚不会表达自己的在乎和爱意。与钟凉在一起之后,她刚刚学会了如果与家人表达感情,父亲就没有了,江微楚心里感受到了极大的落差,心痛到无法呼吸。

  钟凉看着这样的江微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去安慰却不知该如何安慰。钟凉想着,像蒋叔叔这样的好人,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的,好好的一个家庭,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JxY7yV5p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柚子屯小说

喜欢看长篇连载小说的看过来!日常连载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