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不会忘记我爱你(五)

凌晨的猫 凌晨的猫 2020.4.24 10:18 View(299) Comment (0)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初春的季节,没有春色,也不见暖意,风吹过,有些刺骨的冷,阮离却红透了脸,直到自己小跑进诊室都没有消下去。

  阮离摸了摸滚烫的脸,摇了摇头,这男人到底有什么魔力?阮离自认为定力好,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却从没像刚才一样害羞的跑开,像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席笙的脸像电影一样不断放映在阮离脑海之中,她这是怎么了?着了魔一样。

  席笙开着车回家,想着阮离羞怯的跑开,心里乐开了花。突然想起席妈妈要吃酥饼,拐了个弯,去了江南府。

  回到家,席笙一开门就听见客厅里有嬉闹声,席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沙发上做着一个女人,正在和母亲有说有笑,一看见席笙便收起了笑容,娇羞地低下头。

  席妈妈扭头看见席笙来了,赶紧起来:“席笙回来了,赶紧过来,这是安静雅,和你说过的,你们见过的,”看见席笙手里拿着酥饼,笑的是一个开心,“你看看,我昨天就提了一句你喜欢吃江南府的酥饼,这不,今天知道你要来,还特意给你买来了。”

  看着席笙手里的酥饼,安静雅心头不由得震了一下,席笙缓缓向自己走进,安静雅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席笙瞥了一眼安静雅,眸子沉的好像能射出冰碴子,把手里的东西随意扔在桌上,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转头离开。

  “你干什么去?”席妈妈追了出来。

  “妈,我说了意有所属,别整这种事行吗?”

  “你看你,我这不为你好。”

  “为我好就不要管我,放心,你的儿媳妇不远了。”

  “行行行,我不管,我管的了吗我。”

  瞪了席笙一眼就回去了。

  席笙坐在车上,揉着眉头,抽着烟。如今他休假,上不了班,家也不想回,慢无目的的开着车,不知不觉竟开到了中心医院楼下。席笙没下车,倚在坐背上,扭着头注视着医院门口,神色淡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医院门口出现了阮离的倩影,席笙猛地支起身子,刚想要下车,发现阮离身后跟着一个男的,看着阮离笑的一个殷勤,并排和阮离往前走,一只手正要搭在阮离的肩膀上。席笙铁青着脸,车门都没关就小跑过来,一把抓住那个男的的手,将阮离护在身后,紧绷着嘴,一言不发。

  阮离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道影闪过,接着头顶一团漆黑,视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看着背影,她感觉得到,这是席笙。

  “你谁啊?”那个男的也懵逼了,挣脱席笙的束缚,奈何席笙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怎么都挣不开。

  阮离赶紧把席笙扯开,“席先生你做什么?”

  “席先生?”席笙被这个称呼惹恼了,“你没看见他离你这么近吗!”

  那男的一听席笙的这怨妇口吻,再看看阮离还捧着席笙的手臂,心里就明白了大半,推了推眼镜,笑了笑,向席笙身后的阮离摆了摆手,“阮离,我先走了,有时间聊。”

  “好,麻烦你了。”阮离回了他一个抱歉的笑脸。

  看得席笙火冒三丈,“聊什么聊!看不出来他对你图谋不轨吗!还笑!”

  被吼的阮离一脸懵逼,这男人瞎嚷嚷什么?她哪里惹他了?不过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竟有些好玩。

  “我怎么觉得对我图谋不轨的人是你呢?”阮离挑了挑眉。

  “我……”席笙没想到阮离将了她一军,愣了愣,有种心思被看穿的感觉。

  “对,我对你图谋不轨,所以你让我图谋不轨吗?”既然被看穿了,那就大大方方承认算了。

  “我……这……哪有这么快的。”想到他今天的告白,阮离再一次红了脸。

  “所以说你这是接受我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席笙紧盯着阮离,目光里带着赤诚,像两团火光一样,生怕阮离说个不字。

  阮离直视席笙的目光,不知怎的竟真的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看着阮离呆呆的样子,席笙再也忍不住了,把阮离一把捞到怀里,头深深埋在阮离的颈窝,闭着双眼,呼吸着阮离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好像把整个世界拥入怀里。

  席笙重叹了口气,轻轻推开了一段距离,但还是在他的臂弯里,注视着阮离的眼睛,带着些许伤感,说:“阮离,不要让我等太久。”

  那一瞬间,阮离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好像他们已经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沧海桑田,应该合家欢的结尾,他们却阴阳两隔。席笙的眼神,就像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神袛,让她渴望,却又敬畏。

  席笙也没有逼她,把她轻轻放开,温柔的眼光漫延在阮离脸上,抬手轻抚去她发梢上的灰尘,柔声说:“回去吧。”

  阮离缓缓缓过神来,僵硬的点了一下头,匆匆离开。走到医院门口,阮离回头看了一眼,席笙还在原地,对着她微笑,向她招了一下手,阮离再一次红了脸,赶紧回过头,走进医院。

  席笙看着阮离进了医院,才回到车上,驾车离开。

  暗处,人群里的一抹身影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人群散开,这不是安静雅是谁。脸色阴沉,紧绷着身体,她不敢想象席笙竟然有这样柔情的一面,却对自己那么决绝。

  席笙又去寺里上了两炷香,到家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家里没有了安静雅的身影,被席妈妈灌了三碗鸡汤后,席笙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拿出床前的笔记本,可以看到,笔记本已经有些旧了。旁边还有几本一模一样的,比席笙手里这本还要破旧,显然是写尽了的。

  翻开看来,可以看见,里面的字体从稚嫩到苍劲,书皮的边边角角已经被磨平了,虽旧,看得出来是精心保护。

  这是席笙有记忆起就写下的,里面是他和阮离的点点滴滴,每一本开头,都有一个白衣女子,拿着一把画团扇,言笑晏晏,百媚骤生。纤细的腰间系着那半枚残玉,那一双眼睛,像深海的珍珠,净空的明月,好似一汪清水,让席笙不由得轻抚,喃呢到“离儿”,柔情似水,穿过时光,暖化了冰。

  席笙拿起笔,沿着昨天的笔迹,继续写下他的情,他的意。

  一夜好梦。

  清晨,席笙看着手机上的日期犯了难,周四,怎么和阮离搭上话呢?唉,去医院碰碰运气吧。

  吃着席妈妈的做的早饭,耳边又不免了唠叨,“我就觉得安家那丫头不错,人家也中意你,长相不错,性格也好,你看看你这个榆木疙瘩哦……”

  席笙冷着脸吃完早饭,不顾席妈妈的话,拿起车钥匙就走了。

  车停在医院楼下,席笙坐在车里没下来,看着医院门口,想着能不能碰到阮离上班。等了近一个小时,医院来来往往的人,却没有席笙想要的身影。

  伸手想要抽烟,却摸到空空的口袋。噢,他怕阮离不喜他一身烟味,把烟放家了。说不定她已经到医院了,席笙想。

  到了诊室,席笙推门进去的时候,只有时医生在里面。席笙一脸不情愿的坐下,张口就问:“阮离呢?”

  “阮离?叫这么亲?”时医生挑了挑眉,“我就请了一天假你就勾搭上我们诊室的大美女兼一把手了?”

  “我是她男朋友,怎么不能叫?”

  “吆吆吆,男朋友,你这个男朋友怎么不知道你女朋友去哪了?”

  席笙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阮离请假了,好像是去她经常捐钱的福利院去了,具体是哪个我就不知道了。”

  “哪一个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时医生被惹怒了,后果很严重。“你这人,怪不得席烨说你不留情面。”

  时医生是席烨的朋友,席笙和他也有几面之缘。

  “不过,你真的不想知道阮离去了哪里?”时医生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席笙。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着啥急呀,我真的不知道,”席笙瞪着双眼,好像要喷火,“我知道那个福利院的院长和阮离关系挺好,昨天还亲自来感谢阮离的捐款……哎哎哎你去哪里,你药还没上呢!”

     席笙一听就知道是昨天那个男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关注芒果悠闲社区网,分享更多精彩小说内容!

    推荐文章:会忘记我爱你(四)

本文链接 https://www.mangoxo.com/blog/9xeG2P5z 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地址链接,感谢!

Latest Comments :

乐味时刻

这些温暖,足以印证生活中的美好!